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木的声色时光

电影、文学、音乐

 
 
 

日志

 
 

女人本色——香港电影中的女性(上)  

2009-04-22 23:49:02|  分类: 香港电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依家人系甘架啦,拍拖、生日、给仔沟、给女沟、给仔飞、给女飞,有边个唔系系卡拉OK度做晒啊?个个都以为自己有首主题曲放系呢度!拍拖黎唱,分手黎唱!复合左又黎唱!其实唱黎唱去米果几首歌。”——叶念琛《独家试爱》

 

女人本色——香港电影中的女性(上) - mupishen80 - mupishen80 的博客

 

2006年,叶念琛执导了青春爱情片《独家试爱》,以新一代的女孩子的角度去看年轻人的爱情世界,并将这些(前文所引)年轻人在日常生活中的所见所闻所感,融合进影片中,赢得了年轻一代观众的共鸣——确实,在叶念琛之前的绝大部分香港导演(包括女性导演)的作品中,常常都是将女性当为花瓶,或者以简单的处女/妓女二分法来描写影片中的女性角色,缺乏对女性内心或情感状态的正视。


2008年来的香港电影就是典型的例子,既有杜琪峰的《文雀》、周星驰的《长江七号》、吴宇森的《赤壁》等影片中的花瓶式女性,或者是徐克的《深海寻人》、《女人不坏》的虽然是以女性为主角却过于男性主义的“想象”与浮夸,也有《天水围的日与夜》中的贤妻良母与《青苔》、《性工作者2:我不卖身我卖子宫》中的性工作者,以及《我的最爱》、《绝代双娇》、《大搜查》中的“港女”……

 

花瓶与女强人:虚幻化的女性


在传统的男性电影里,出现了英雄式的男人,或者是小男人甚至是无能的男人,但对于在现实中与男人并存的女人,绝大多数的香港电影都是将女性放在从属的甚至可以忽视的地位,如成龙的动作片,女性几乎都是花瓶,或者只是作为弱者让他来保护来表现他的男性英雄主义,又如七十年代的性喜剧到八十年代洪金宝的“福星”系列、陈嘉上的《小男人周记》等,女性则作为男人的性幻想对象儿存在。


即使是2008年的香港电影,应该说女性在社会上的地位已经有很大的提高,经济上也有比较大程度的独立,且像《魔法奇缘》、《欲望都市(电影版)》这类以女性为主角的好莱坞作品在香港市场也都受到比较热烈的欢迎,但不少的香港导演还是漠视女性的价值,将女性作为男性英雄主义的保护物或性幻想对象。杜琪峰的《文雀》讲的是两代扒手与一个女人之间的故事,在上映之前有评论提到女性角色在影片中“左右”了众多男人的命运——但实际上,她在老扒手身边时,就像是笼子里的金丝鸟(深受老扒手的爱与监视、保护),与新一代扒手一起时,她又成为了他们孤独心灵的抚慰甚至是性幻想对象(如电梯里的那段,还有酒吧里那段),而两代扒手的看似为了这个女子的何去何从而斗,却演变成争夺“话语权”(影片中有任达华藐视这群老扒手的对白);马楚成导演的《花花型警》里,余文乐与陈坤之间的明争暗斗,也是围绕着钟嘉欣这个女性角色而展开(开场不久有比较集中的描写);王晶在《我的老婆是赌圣》里,女主角孟瑶一再以比较诱惑性的姿势出现,而陈庆嘉的《内衣少女》则多次的出现性诱惑或性幻想……


事业有成的女强人在近几年的香港电影里也有不少,如《天生一对》、《每当变幻时》、《老港正传》、《女人本色》、《绑架》、《保持通话》、《证人》、《大搜查》等,但在她们的身上,创作者赋予的并非是成功后的喜悦,而是挫败甚至是孤独感。《天生一对》里杨千嬅如果听从任贤齐的建议,估计可以少吃很多的苦头;《绑架》里刘若英刚愎自用,而将儿子也卷入了无妄之灾;《每当变幻时》杨千嬅一心想要离开富贵墟找个好男人将自己嫁出去,兜兜转转中却已经错过了很多;《保持通话》中的大S是丈夫过世后的独孤一人;《证人》中处理工作干净利落的张静初,面对感情与家庭生活时一塌糊涂(女儿不愿意跟她相处一起,与丈夫出现感情问题);《大搜查》中的郑秀文是高级督察,感情方面也是很多问题……这些影片,几乎最后都是以男性对女性的帮助甚至是拯救来作为结局(如《保持通话》、《证人》里,都是因为男性英雄的出现而暂时化解了矛盾,但她们的生活问题,依然是存在),于是,原来这些所谓的“女强人”电影,到头来往往还是为了体现男性的英雄主义,以及自身的孤独。


多年前有人批评蔡继光的《男与女》、关锦鹏的《女人心》这些作品的“伪女性主义”,多年后,“女性主义”在日常生活的磨炼里早已被磨平了棱角,但起码女性的独立性得到了体现。可惜在大部分的香港电影里,这种将女性当为花瓶或者反衬男性英雄主义的现象还是一如既往,难怪,林奕华在《香港女人的百年孤寂》中说,“在很多年后,当历史回顾香港女性怎样走过开埠以来的道路,它将在港产片里找到她们的宿命。犹如一页又从书籍撕下来的篇章,上面不乏人生经历的片言只字,但始终无法以完整面貌被阅读——只有‘插曲’而没有爱情主题曲支撑着,连女人都会觉得自己‘不完整’”。

  评论这张
 
阅读(9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