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木的声色时光

电影、文学、音乐

 
 
 

日志

 
 

贾樟柯、台湾电影及知青运动——买书札记(3月5日)  

2009-03-05 23:13:45|  分类: 随笔札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贾想(1996-2008)——贾樟柯电影手记》

 

贾樟柯、台湾电影及知青运动——买书札记(3月5日) - mupishen80 - mupishen80 的博客


“如果这种艺术的职业化仅仅以养家糊口为目的,那我情愿做一个自由自在的业余演员,因为我不想失去自由。当摄影机开始转动的时候,我希望能问自己一声,眼前的一切是否是你真正的所思所感。”


在短片《小山回家》的创作手记《我的焦点》一文中,贾樟柯如此的表达了他的创作感想,刊登于1997年第5期《今日先锋》。我记得是在2002年看的这个短片,通过刻录的VCD(当时在天河购物中心三楼的六月书店买的,去年年底还在岭南美术馆三楼遇到那店主),不过看完后并没有多少的印象。


也是那一年,看了《站台》,非常的喜欢,也很感动,尽管自己的成长时期,已经是九十年代,只是在记忆里,还是保留着不少八十年代的印记,以及九十年代初在小城里成长的日子——贾樟柯最让我感动的地方也就在于,他对小城生活的表现。


坦白说,离开“小城”后的贾樟柯,无论是《世界》还是《三峡好人》或者是最近的《24城记》,感觉已经疏离了很多——记得当时看《24城记》,为着陈冲的那段故事感动,但赵涛的那段则感觉与电影的本身有种无形的隔阂,也许贾樟柯是想借助这个人物表达当年来到这里的第二代,但感觉破坏了电影的整体感。


而读贾樟柯的这个电影手记,也依然为着他的一些文字而感动,但对于他这几年从“地下”浮上“历史的地表”后的一些言论,则不敢苟同——就像刚才所引用的他谈《小山回家》的那段话,《世界》以来,电影呈现出来的,真是他的真正的所思所感吗?

 

而今天,贾樟柯也带着他的《24城记》来广州放映,明天还在中山大学有一场他与谢有顺之间的对话,但是已经没有兴趣——对于贾樟柯这几年的影片,比较失望,而对于谢有顺,尽管我2002年读文学评论书时很欣赏他的才华(他2002年也在《当代作家评论》等杂志上发表了数篇比较有分量的学术论文),但感觉他2003年获得冯牧青年文学批评家奖后文章已经没有那么的犀利,变得圆滑了很多,所以也懒得去关注了。(晚上还翻看了他的文学评论的新书,觉得一般般。)

 

《看电影·午夜场》(2009年2月号)


“王童因拍摄‘中国台湾近代三部曲’而声名鹊起时正好与台湾地区新电影同时,但两者并非同路人。在他身上,有更多老一代电影人的烙印。但是他们这段多元化的存在造就了海岛的辉煌与失落。他的回首与反思,是对诸多关乎中国台湾电影前途事件的见证与再现。”


买这本今年2月号的《看电影·午夜场》,一定程度上是因为看到封面的那个“河出伏流——中国台湾电影110周年(1899-2009)》。但看完后,有一点受骗的感觉——对于1899到1969年之间的台湾电影,这个专题仅是以大事记加上几家电影公司、电影院及几位电影人的方式呈现,而1982年的台湾新电影以来的,则占了50多个版面(整个专题大约68个版面)。


此前也对台湾电影产生过很大的兴趣,看了一些作品,读了一些书,去年来更是在网上买到了卢非易的那本《台湾电影:政治、经济、美学(1949-1994)》(读大学时曾经在“北大夜航船”网站上下载了网络版,感觉资料很多很扎实,而买了单行本后发觉,书附录了很多很丰富的台湾电影发展的资料,而这些资料是网络版所缺失的),还有黄仁编著的那套《台湾电影百年史话》(去年在广州图书馆看过全书,然后寻找购买),对台湾电影有了更多更深的认识,虽然还说不上是透彻和全面。


大概《看电影·午夜场》是因为篇幅及受众的限制吧,对七十年代以前的台湾电影可以说是一笔带过,即使是七十年代初到八十年代初的那段台湾电影史,也是书写的比较简单,感觉还是缺少了一点什么。


而这个专题的最大价值,在于其对李行、侯孝贤、王童、朱延平、林书宇、魏德圣等导演的访谈吧。


另外,对于前面的引言,是不大认同的——王童的“中国台湾近代三部曲”是《稻草人》、《香蕉天堂》及《无言的山丘》,其中《无言的山丘》是在九十年代初制作,而台湾新电影早在八十年代中期时已经结束(台湾影评人对于台湾新电影的结束时间有所争议,即结束于1985年左右还是后来的《悲情城市》),不能说是“同时”。

 

《中国知青史:大潮(1966-1980年)》

 

贾樟柯、台湾电影及知青运动——买书札记(3月5日) - mupishen80 - mupishen80 的博客


“发端于20世纪50年代初期,并在60年代初掀起初澜、‘文化大革命’期间席卷全国的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是新中国历史上的一个重要篇章,它不仅映射着新中国青年蹉跎与奋进的身影,而且集中反映出共和国曲折发展的足迹。随着‘文革’的结束,它早已成为往事,但它留下的历史震荡还没有完全消失,而人们对它的认真审省,还刚刚开始……”


记得是2002年,我读大二,因为读的是中文系对当代文学感兴趣,于是阅读了不少的小说及评论,尤其是自八十年代中期来刊登在《收获》、《十月》、《当代》等杂志上的中长篇小说及《当代作家评论》、《小说评论》等杂志上的文学评论,发觉很多小说都涉及到六七十年代的知青运动,特别是读池莉的《怀念声名狼藉的日子》、黄蓓佳的《目光一样透明》、魏微的《流年》(其中这本书是2003年年底才买到然后阅读的,而前两本分别是在2002年第1期的《收获》及《中国作家》杂志上阅读的)这几本,让我非常的感动,也产生了“研究”(这个词或许使用的不是很适当,但在当时来说是抱着作为学术研究的心态)世纪之交的知青文学的发展变迁的心理,于是阅读小说作品(不仅仅是世纪之交的,还有八九十年代的),阅读理论(如杨健的《中国知青文学史》、孟繁华的《1978:激情岁月》等),更是找了一些研究当时历史的书籍看,包括了这本刘小萌写的《中国知青史:大潮(1966-1980年)》……


知青文学的研究大约坚持了一年,就半途而废,但这些所读的书所思考的问题还是深刻的烙印在脑海里。而定宜庄所写的《中国知青史:初澜(1953-1968)》及刘小萌所写的《中国知青史:大潮(1966-1980年)》这两本书,更是希望可以收藏。


大学毕业后有一次在旧书摊,无意中看到了那本《中国知青史:初澜(1953-1968年)》,以五元的超低价格买了这本,心里就更加的希望可以找到刘小萌的那本。而今天,在书店看到了再版的《中国知青史:大潮(1966-1980年)》,自然毫不犹豫的买了下来,呵呵。

 

其实,今天还在书店里看到好些最近出版或者再版的书,想到一些问题,如叶广岑的《采桑子》,而想起当年先是在《当代》等杂志中读到部分章节而很感动,又如孟繁华的新书《坚韧的叙事——新世纪文学真相》,想起当年读他的《1978:激情岁月》、《复出历史的地表》(与戴锦华合著)等书时非常的喜欢与欣赏,但翻读这本新书时,感觉不少还是九十年代时所说的东西,尽管书名注明是“新世纪”,而同是这个丛书的另一本,陈晓明写的《现代性的幻象——当代理论与文学的隐蔽转向》,翻读时也读到不少以前就读过的章节,于是这两本书在犹豫之后还是放下了。
还是,很喜欢读书的那个时刻。

  评论这张
 
阅读(2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