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木的声色时光

电影、文学、音乐

 
 
 

日志

 
 

漂在深圳的日子——淡忘许久的记忆  

2008-08-30 04:02:40|  分类: 随笔札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很多事情其实已经随着岁月的流逝而慢慢的淡忘,只是被一个我曾经认为算是朋友的丁仁山在QQ群里说起,说喜欢他身边的一个MM,而想起——只可惜,他并不了解我,我的世界与他的世界几乎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而与他深交的人,与我之间也没有太深的交情,更谈不上喜欢。
最近在开心网玩,不少次的被丁仁山举报我的车(其实他的重点目标不是我),于是,我在一个调侃他的群里,调侃他的糜烂的私生活,因为他也说过,他的那些糜烂的私生活,早就不是秘密。他就说,我是嫉妒他,是喜欢他身边的MM——倒是想起夏天去年的一句话,说跟他交往的女孩,往往都长得比较漂亮。我不知道哪些女孩跟他交往过,也许很漂亮吧,不过对这些不感兴趣——他的生活,与我无关。
——前言

 

其实,在去深圳工作之前,我基本上没有想过会过去深圳工作的——在那之前的数年时间里,我一直待在广州,无论是读书或者复习考研或者工作,我一直觉得最适合我的城市是广州,因为这里有着比较浓厚的文化氛围。而在去深圳之前,也在网上认识了丁仁山,还有早叶等(早叶还是我以前的同事,但因为我们办公的地点分别在香港及广州,一直没有见面过),聊过一些,在我心目里,算是朋友吧——虽然不是很深交。
去深圳后,我在一家网络影院公司当电影频道的主编,开始两个月是住在公司为我跟另一个从广州过去的同事租的青年旅舍里。还记得那天下午下班后,跟早叶、夏天夫妻俩一起吃晚饭聊天,后来他们俩也找来了丁仁山,一直吃饭聊天到晚上十点多吧。他当时刚泡了几天的桑拿然后送朋友去机场回来,在早叶跟夏天的调侃下,也因为时间太晚怕回去青年旅舍已经关门的关系,就跟着丁仁山到桑拿过夜……
这不是我第一次去洗桑拿,此前不久在上海的时候还跟朋友在桑拿里过了一夜,但是,大概我是出生成长在南方的关系,我始终不习惯那种大澡堂的感觉,即使是后来有一次早叶、丁仁山等组织到桑拿里洗浴看电影讨论电影,我也仅是参与了看电影讨论电影,中间还找借口出去外面逛了一圈。至于参加丁仁山组织的电影评审团的活动,尽管我想参加的话一般也都可以给我留一个名额,但还是比较少去参加。
这是我的个人性格的缘故,我并不是很擅长于与别人交往,我喜欢一个人生活在文学或者电影的世界里……

 

其实,我的工作,我当时当主编时,最主要工作是几乎天天参加会议,参加相关项目的讨论、策划,并安排每天的日常网站的更新、维护工作,再加上我们是比较典型的那种国营企业,可以说,我在那里几乎是过着清水衙门般的日子。
不过,我觉得在无休止的开会讨论策划是在浪费时间,更想将时间放到具体的工作中,更何况我对开会有些反感,于是辞去了主编的职位,自愿当一个高级编辑(本来公司只有主编跟普通编辑的职位,因为我辞去主编,然后特地设置了高级编辑),协助新来的副总编及后来的新主编的工作——他们俩都对电影和网络都不是很熟悉。
新官上任三把火,而副总编的上任不仅仅是想放火,而且想往上爬,于是找借口找机会将当时我们所策划、建设的新产品给全盘否定,几个主要的负责人都被打入了冷宫。尽管我当时已经辞去了主编职位(当时辞去之前凯子还准备离开南京的那家公司,我还想过要去那里工作),但我的日常工作,在副总编的安排下,每天最主要就是按时上下班打卡,至于上班时间在那里做什么事情,任由我,于是,那段时间里,看了不少的电影,也读书,并写了一些文章(但写文章一般是在下班后写)。

 

我一般不大喜欢参加社交(包括丁仁山及早叶们组织的活动,所以一直到现在,对于他们的成员们,除了其中一个后来成为我的同事而比较熟悉之外,其他人,基本上名字都记不住),常常下班了也并不回去住处,而是出去买碟,或者到书店看书——一般就直接坐地铁到华强北或者东门或者国贸那里买碟,或者到中心书城那里的深圳书城看书,饿了就在旁边的肯德基吃一点东西,然后继续看。
而周末的时候,常常会觉得很闷,于是就会坐公车到南山书城看书,或者坐地铁去中心书城看书——当时一个很惊讶的情境就是深圳的几家大型书店,平时都会有很多人坐在地上看书,而这种情况,我在广州的书店里是很少看到的。
不想坐车出去的时候,就会带着书,到欢乐谷那里的肯德基或者锦绣中华那里的麦当劳或者更近一些的世界之窗的肯德基里看,不过因为世界之窗那里人员流动性很多,而一般很少待在那里。
我在深圳待了大约八个月,因为在工作方面敢于对领导的直言而无形中一次次的得罪了直接上司——副总编,最终公司选择了放弃我留下他,我在年后也回来了广州。

 

其实,在深圳的时候,无论是跟丁仁山还是早叶们,并不是交往很多(有几次无意中在地铁里碰见丁仁山),始终觉得自己跟他们并不在同一个圈子里,尽管我们有着共同的对电影的喜好,一方面因为我不大喜欢早叶的那种夸夸其谈,另一方面也不是很欣赏丁仁山的私生活,我始终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然后,观望……
丁仁山曾经私下跟我说,我给一些人印象不大好,觉得我太傲等。
我说我不在乎……
是的,我是不在乎,我不喜欢去欺骗我自己也欺骗他们,我与他们之间,始终是两个不同的圈子里的,尽管因为电影的关系偶尔接触,也仅是偶尔接触。(估计在这个圈子里接触最多的是小绪跟青木堂,因为常常去跟他们买碟,也聊聊天。)
回来广州大约半年,还是当早叶、丁仁山为普通朋友的,但想不到先后发生了一些事情,大约,所谓的朋友之情,也不会再深入的交往——人世间的很多朋友,何尝不是如此呢?

 

最后还是想说一句,我是不该将丁仁山的私生活在QQ群里公开的谈(尽管他觉得早已人尽皆知),但也请别再污蔑我喜欢你丁仁山身边的某个MM,无论你指的是任何哪个。

  评论这张
 
阅读(16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