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木的声色时光

电影、文学、音乐

 
 
 

日志

 
 

倾城之恋——贾樟柯《24城记》  

2008-06-05 17:34:08|  分类: 华语视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仅你消逝的一面,已经足以让我荣耀一生”——在影片结束之前,屏幕上打出了万夏的这首诗《本质》的这句,书写着影片此前数十分钟的拆迁,以及情感的变化。


“二十四城芙蓉花,锦官自昔称繁华”,据说影片的名字源自于这句诗,不过,看完影片的感觉,更像是杜牧的那句“二十四桥明月在,玉人何处教吹箫”的悲凉!

 

倾城之恋——贾樟柯《24城记》 - mupishen80 - mupishen80 的博客

 

感动:


这是一部让我感动的电影。
在这个情感剧泛滥的时代,感动早已泛滥的难以让人共鸣的词语,但我依然还是被影片里的一些故事、一些细节给感动了,尽管影片中充满着种种的煽情场景。如在公车上侯丽君接受采访的那段,当她说14年后从成都回去辽宁看姥姥姥爷等,就想到她接着就会说场面很激动、说抱头痛苦——剧情也确实如此;又如赵涛扮演的娜娜那段,访谈时一说到工厂找她妈妈,就想到接着就是女儿受到很大的感触等——也果然不出所料。


但这些日常生活里所常见的故事依然让我感动,因为看到里面所折射出来的真真实实的人性,以及真真实实的情感流露。如刚才说的那段侯丽君跟着她母亲回故乡的一段,她三岁时就跟着母亲从辽宁来到成都搞“建设”,她母亲年年都说要回家看看父母亲,但直到14年后才能真正的回去,而她的父亲母亲也已经七十多岁了,那份阔别的情感远远不是文字所能表达的。


影片主要是数段来自于真实故事的采访,并穿插了数段虚构的“厂花”(其实,只有陈冲扮演的那个女子可以说是厂花,吕丽萍、赵涛扮演的两个,更大意义上是普通人,刚好代表了几个时代的女孩)故事,而厂花的故事也并没有刻意的形容其是多么的漂亮,倒是以平平常常的日常生活作为讲述的内容,为这个喧嚣的都市增添了几许的平静,就如当年所感动的魏微的小说《流年》里所说,“它们是那样的生动活泼,它们具有某种强大的真实,它们自身不带有任何的感情色彩,它们态度端凝,因而显得冷静和中性。当时间的洪流把我们一点点地推向深处,更深处,当世界的万物——生命,情感,事件——一切的一切,都在一点点地堕落,衰竭,走向终处,总还有一些东西,它们留在了时间之外”,“它们是日常生活。它们曾经和生命共沉浮,生命消亡了,它们脱离了出来,附身于新的生命,重新开始”……


还记得以前看贾樟柯的《站台》,很感动,因为在影像里不断看到那些在日常生活里改变的年轻人,看着他们的挣扎他们的无奈甚至是他们的平静接受,而《24城记》也是如此,如此的使人感动。

 

对话:

 

导演贾樟柯表示,“当代电影越来越依赖动作,我想让这部电影回到语言,‘讲述’作为一种动作而被摄像机捕捉,让语言去直接呈现复杂的内心经验”。影片也正是不断的以摄像机对准故事里的人,让他/她讲述她的故事,甚至有的场景,说话者就直面着摄影机讲述(但另外也有些场景,虽然对话者不是面对摄影机,却忍不住要转头的望向摄影机,这是影片的失误之处)。不过,更加让我有兴趣的是,影片中不断流露出来的“对话”(实质上是文艺理论者巴赫金的最广为人知的“对话”理论)。


昔日的成发集团(即成都发动机集团有限公司)与今日的华润置地“二十四城”的对话,贯穿于影片的始终。成立于五十年代末的成发集团,曾经是生产航空发动机为主的大型国有企业,并有着非常辉煌的历史,生活在这个集团里的人(无论是大人还是小孩)也一度感到非常的自豪,不过,随着和平越来越成为时代的主题,重工业也逐渐的让位于轻工业、服务业等,昔日的风风云云烟消云散,让位于新兴的房地产——这是时代的现实。侯丽君的那段采访也特别的说明了这个时代的变化,而吕丽萍扮演的老一代的工人,到厂区找书记,与办公室里的年轻女孩的寥寥几句的对话也足以放映出两个时代的不同。


陈冲扮演的第二代“厂花”,不断的与当年流行的电影《小花》的交错出现,也成为了一种很特别的对话。影片《小花》是八十年代初在广大中国人心目里引起轰动的作品,主演者正是陈冲,于是,影片《24城记》中由陈冲出演的“厂花”“小花”(影片中她的真名为顾敏华),不断的与影片中的电视里播放的《小花》片段形成对话,富有意味。


另外,在天台上滑旱冰的小女孩杨梦月,独自在背景的流行音乐里怡然自得的滑冰,这与当年《站台》中赵涛扮演的尹瑞娟在《是否》的伴奏下独舞的那段也形成了一种对话。


不同的时代,不同的人,隐藏在对话背后的异同,油然散发出种种的让人共鸣的情感,尤其是那种倾城之恋的情感……

 

倾城之恋:


还是很年少的时候,就开始读张爱玲,虽然并非都能理解她作品里所流露出的情感,但记得读《倾城之恋》时,很被那种苍凉感而共鸣,尤其是最后的那段话,“到处都是传奇,可不见得有这么圆满的收场。胡琴咿咿哑哑拉着,在万盏灯的夜晚,拉过来又拉过去,说不尽的苍凉的故事──不问也罢!”


《24城记》的主体故事,是在不断的“拆”中展开的(尽管影片在开始、结尾出现了华润置地的事件,但主要是作为故事的背景,而并非重点)。昔日辉煌的成发集团,在现代化进程的现实里已经无法适应时代的需求,而被收购、被拆除、被重建为新的“华润置地·二十四城”。或许,对于新一代的年轻人来说,昔日的辉煌或者没落都与他/她无关(如杨梦月的被访那段,她说她的父母都是成发集团的员工,但是她从来没有进去过那里),但对于老一代的过来人而言,昨日的无悔青春在那里挥洒,今天的失落也源自于昨日的记忆——在倾城之后,即使不能得到那么圆满的收场,但记忆还是会停留在哪一刻。就如穿插于影片叙事里的越剧《红楼梦》的唱段,以及引用的曹雪芹的《红楼梦·葬花词》,隐隐约约的对病逝的陈晓旭的缅怀……


陈冲扮演的“厂花”那段,是在七十年代末来自于上海的一个大家庭,在成发集团没落后一度回到上海,但很快她就回到了这个她在最美好的青春时代(十八岁到三十岁左右)度过的城市成都,宁愿一个人的过着自得其乐的生活。毕竟,这个城市有着她的无悔青春,有着她的“倾城”后的刻骨铭心。

 

翟永明:


本片的编剧,是贾樟柯与翟永明——就所看到的成片而言,翟永明对于影片有着不小的功劳。

 

翟永明是成都的一位非常知名的女诗人,而在写诗之前她一度在工厂里干活——如此的工作经历无形中影响着《24城记》;而她的饱读中外诗歌尤其是现代诗的知识面,使得影片穿插着数句点题式的诗句,包括欧阳江河的《玻璃工厂》、叶芝的《随时间而来的智慧》的片段等,也使得这部伪记录片式的影片富有诗意。(导演兼编剧贾樟柯本人也是学文学出身,不过,他在此前的影片里,比较缺乏《24城记》那般的诗意,倒是影片更加像是小说,而并非诗歌。)


还记得大二时跟一个大男孩一般的师弟聊天,他突然向我推荐起翟永明的诗《女人》,以及王小妮的诗,记得他说,翟永明的诗让他很感动。


呵呵。


现代诗在七八十年代曾经一度辉煌,因为欧阳江河、舒婷、海子等两代诗人的陆续出现,但伴随着韩东、于坚等更加年轻一代的涌现(韩东的诗歌几乎是舒婷那代人诗歌的“反叛”——这里并非贬义,而是指诗歌本身所表达的东西),伴随着诗歌的低落与小说的崛起,更伴随着海子的卧轨自杀殉诗——海子的自杀被评论者誉为是对现代诗的祭奠,翟永明以诗人的身份参与了影片的编剧,在增添诗意的同时,也增添了“倾城之恋”的末世苍凉感。

 

《24城记》并非完美之作,即使是记录片与剧情片的相互结合时也出现了断裂,也因为缺乏过去的影像作为对比而使得影片整体上是表达现在(所谓的过去是出现于人们的口述里,缺乏影像般的力量,尽管有当时的流行音乐作为背景)。但它以坦诚的方式,记录了一个时代的变迁,尽管,“胡琴咿咿哑哑拉着,在万盏灯的夜晚,拉过来又拉过去,说不尽的苍凉的故事──不问也罢!”


是的,“仅你消逝的一面,已经足以让我荣耀一生”!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