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木的声色时光

电影、文学、音乐

 
 
 

日志

 
 

梦,或者往事  

2008-05-07 23:45:29|  分类: 恋恋风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读《南方都市报》,在漫画、副刊版又读到那专栏“咚……准时幸福”,是一首小诗:

 

“我老是想在梦里见到你
你也想在梦里见到我吗
知道吗?
哪怕每个白天都可以见到你
我还是想在梦中见到你”

 

很短的小诗,很简单的语言,而也有种简单而幸福的感觉,从心底流过。


后来晚上做梦,梦见了小燕和海燕姐妹俩,醒来时还是有些伤感,也许是因为想起以前的一些事情的缘故吧,虽然我已经有好几年的时间没有梦见小燕了。

小燕是我儿时的邻居,小学二年级的时候我还坐在她的前面一排,后来我留级,而跟她的妹妹海燕成为了同学。


跟她的关系熟悉起来,是她读初一后,她在我家乡附近的中学读书,我妈妈是她的班主任,而我还在那小学读六年级。
我爸妈都是那中学的老师,我每天中午下午也都要回家吃饭,而她放学了,也会回家。
一般的,我上午放学回来了,就会在她们的教室看看她们上课,下午放学的路上,会跟她在路上相遇,傍晚去上晚自习,则也会跟她在那乡间的小路上相遇……
就这么的,一天一般会见上好几回,然后聊聊天,说说笑,也就逐渐熟悉起来。
而我跟她的妹妹海燕同班,但是关系并非那么好,很少说话,但我印象很深的一次,是那年元旦之前,我给小燕送了一张新年贺卡,而过两天的一次上学路上(虽然我们有几条路,不过一般都会走同一条路而相遇),我遇到了小燕,她也送了我一张,但在回到教室后,海燕也给了我一张,我当时很惊讶,后来才知道也是小燕送的,只是自己给我一张,让海燕给我一张。

 

因为我比较小,小学六年级升学试后,虽然所考上的中学给我开出不错的条件(依稀记得是给我安排一个房间自己住等),但我还是留级,多读了一年六年级。
春节时候看电影,我跟小燕一起坐在一个角落里看露天电影,也聊了不少,也说如果分别了我们就会写信。
不久后我就转校到县城了,就给她写信。还记得她给我的第一封信时说想不到我会给她写信,也说,当时她还奇怪,为什么都没有在路上碰见我了,后来听同学说才知道我转学了……
在县城读书的那个学期回家了两次,还特地从她家经过,记得当时她家里种了一棵荔枝树,那次就看到她爬在树上摘荔枝,然后分了一些给我吃……

 

小学毕业的时候回家,突然听说她父亲为了钱,逼着让她远嫁他乡。
我那天就到她的教室找她,问她这个事情,她哭了,没有否认。
随后也听到她的同学们在谈论(我跟她的同学们关系很好,记得好些的名字,在传、清华、惠莲、彩娟、茹凤等),心里很同情她的,便给她写信,鼓励她,安慰她,还将我当时参加数学奥林匹克比赛获奖的钢笔送给了她……
我的家乡是农村,关于她的传闻还是很多的,尤其是她或者她家人进进出出时,都会有不少人在背后议论,也听说了不少的版本,但像她要远嫁他乡却是真实的,也听说是先订婚,然后供她读完高中就结婚……
那年暑假,她给我送了一张音乐卡,让她的妹妹海燕给我的。

 

我读初一的时候,她还在我爸妈所在的中学读初三,那时候我几乎每两周就会给她写一封信鼓励她、安慰她,我还几乎每半月就回家一次,每次回家必定会到她的教室看她们上课,或者是从她家经过看看她……
我当时一个人在县城读书,过的也不是很开心,也会写信给她诉苦的,呵呵,有时候又会变成是她安慰我支持我。


初二时候,她在我学校旁边的一所职业高中读书,我也会经常的去找她。
而与她同学的还有一个是我姑姑、两个是她以前的初中同学(彩娟和茹凤),但我很少找她们。
还记得某天早上,我从她学校门口经过,看到她爸爸和我表姐夫(我表姐夫跟她是邻居)到来她的学校,我就想到可能要她转学甚至是退学之类,还担心着——后来去找她,才知道还有另外一间在湛江的学校也给她来了录取通知书,不过她没有去湛江那里读。
那时候确实很经常的去找她,一个星期大概会有两三次吧,后来我家人大概是知道然后还跟她谈过的,然后她有意的疏远着我,但偶尔的相处还是感觉到她平时过的不开心……(那时候常常是说她是我姐姐的——她比我大四五岁,呵呵,但估计她同学知道我不是的,毕竟也有人早就认识我们的)

 

她高中只是读了一年半,其中第二年的时候,还是已经开学一个多月才入学——我记得有一次在她学校附近遇到她的一个舍友(好像叫莲),她就问我,小燕是不是退学了,为什么不来上学?
后来再次的去找她(我当时是想去找彩娟问问的,我记得我跟彩娟的关系还可以吧,而茹凤,不知道为什么,好像我当时有些怕她),知道她来上学了,还听说是她妈妈从娘家要的钱给她报名的……
随后又有一些传闻,是关于她要退学要结婚等。
我当时很惊讶,就给她写信,也说喜欢她。
后来她回信了,说她不好,说毕竟我们也是邻居,说……
不过,我们还是见面,还是聊天,还是看到她眼里的难过。

 

春节时,跟她在她朋友小巧家里打麻将,聊天,她也说,她可能不读书,出去打工。后来当我春节到县城补课回来后,听说她已经出去打工几天了,去深圳。
那年我平时周末回家,就常会在小巧家里聊天,听她说小燕的事情,听说小燕还保存着我小时候的照片,听说小燕准备离婚……
后来的很多很多事情也都几乎是听说的,还记得有两年春节我在静华家里打牌(因为跟我同龄还没有结婚的,当时就只有静华、金花等少数几个),她见到我后都是第一句话向我问好第二句话就跟我说小燕的近况,后来小燕结婚后,我有一次见到同在深圳打工的爱易,她除了打招呼,就是说小燕最近怎么样了……
其实,小燕外出打工的第一年春节,也回家过年了,然后我们还在小巧家里一起打牌、聊天,她也叫我到她家里去玩——此前基本上没有进去过她家里的,虽然我们住的离不远,我也常常故意的从她家旁边经过而看看她,还会写信但不敢亲自给她,而让我的一个表妹拿给她……


那几年基本上没有再见过她,倒是见过她妹妹几次,虽然她妹妹都是跟她一起回家。后来的一次去她家里,是我读复习班的那年春节,她也回家过年,然后她妹妹叫我到她家里去,我便过去了,然后跟她、她妹妹、她妈妈一起在厨房里聊家常……
而当我年底从广州回到家乡过年时,我做了一个梦,梦见她跟我说,她结婚了。第二天,我也听叔叔说,她结婚了……随后虽然她也会在过年时回娘家看看,我也会看到她的侧影,但没有再跟她见面打过招呼,倒是有一次在路上遇到她的妹妹海燕,她热情的跟我打招呼,我想了好一会,终于想起她是谁……

 

高中时候写过几篇关于她的文字,让我表姐美霞跟她的舍友们读了很感动的,复习班时还写了一篇短文,我的语文老师读后很感动,特地找我谈事情的前前后后。
不过,大学后基本上没有再写过她的文字,记忆在慢慢的淡忘着这个人,就像当时读村上春树的《挪威的森林》中所说的,“我”对于绿子的回忆一样。
大学后也基本上不会再梦见她——在我的印象里昨晚是我大学毕业后唯一的一次了,我们都在生活着,只是这生活,与彼此无关。

 

其实,跟小燕的同学们,尤其是她的初中同学,有不少关系很好的,虽然至今已经过去了大约十五年,但我还记得他们不少的当时的样子,像在传、清华、彩娟、春英、进南等,我清晰的记得那年我们家种了不少的甘蔗,然后他们不少同学就会在放学后帮我砍甘蔗,甚至第二天中午,还有十个女孩子让我带着到我家乡那边去砍。
也还记得那年夏天,我跟妹妹都得了急性肝炎,我爸爸又身体不好,妈妈刚好在劈柴时伤到了脚,而茹凤会在周末时到外婆家给我们捉河蚌,惠莲则每天来给我们挑水,还有进南、彩娟等,她们以自己的方式来帮助着我们……
很开心认识了他们!

 

“流水它带走光阴的故事改变了我们,就在那多愁善感而初次回忆的青春”,还记得第一次听说小燕要结婚的时候(我小学六年级的那年),我正看到这首罗大佑的《光阴的故事》的歌词,很感动。
如今,当岁月里我们都在慢慢的改变,不再是旧日熟悉的我有着旧日狂热的梦,也不是旧日熟悉的你有着依然的笑容,但我依然记得,当年他们纯纯静静的微笑的样子……

  评论这张
 
阅读(16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