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木的声色时光

电影、文学、音乐

 
 
 

日志

 
 

老屋情结  

2008-05-09 23:41:46|  分类: 恋恋风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亲爱的老屋不大的窗户
阳光撒进来告诉我日落日出
门外的小树是爱的礼物
你挑了一天的花布来装饰我们的窗户
我亲爱的老屋有你陪伴我的孤独
那时生活有点艰苦
爱是我们唯一的财富……”

 

大学时代听到这首歌,水木年华的《老屋》,有种很感动的情愫缓缓流过——我知道,是因为我想起了我以前在进修学校住的那个老屋,还有那些当年的欢声笑语,或者是说不上传奇的故事。
不知道是不是最近睡眠不好的缘故,常常会做梦,昨晚就梦见了惠菊,梦见她家建了一栋楼房,我住在她的隔壁,然后从楼顶爬过去找她,跟她聊天,而不远处的一家房子,在失火……
很久没有梦见惠菊的,自从数年前她结婚了之后。从她的楼顶爬过去,大概是因为当年相识时我曾经从她宿舍的屋顶爬过,而不远处的失火,则记得是《恋恋风尘》里那段男主角阿远去找阿云时的情景——他们俩在楼梯那里静静的聊天,虽然不远处有房子失火但是阿云浑然不觉。
很淡,也很让我共鸣!

 

在进修学校的那间房子,是我表姐夫的,他在那里当教导主任,而他平时住在我表姐单位分的房子里,进修学校的那个房子,就供他偶尔休息休息,还有放自行车(后来改为骑摩托车)。
我是在1996年年底住进那里的,同住的还有另外两个表哥,不过其中一个读复习班的表哥很快因为退学而搬走了。(刚开始读高中时,我住在学校的宿舍里,是平房,60元一个学期,住了两三个月因为建好了学生宿舍,我们也搬到新的学生宿舍住,但我则搬到进修学校住。)
房子包括一个房间一个厨房还有一个院子,大概有五六十平方。院子里原本还搭有一个木棚,后来因为台风刮倒了也就没有再弄。而院子与别家的院子之间则是隔着一堵墙——说是墙,其实也就两米高左右,后来因为我忘了带钥匙的缘故曾经爬过。
因为那里原来是老师的宿舍,但很多老师都买了房子等,很少老师住在那里,而住进了不少我们学校的学生,像我房子的右侧的几间房子,分别住了一个高二男生(后来他毕业后住进了一个低我一届的男生)、几个女孩子(其中一个是我的同班同学)、我的一个小学同学等。
左侧当时则是住着一个老师,还有他们的女儿,但经常听到他们吵架的声音,或者是打麻将。

 

读高二的时候,因为跟我一起住的表哥读高三,他很努力学习,经常都是留在教室里学习,而那房子就平时是我在。
另一方面,我表姐美霞(小名四,因为排行第四,我们平时就叫她四),在进修学校的幼师班读书,宿舍与我住处就隔着一条校道,平时她就在我住的那里洗澡洗衣服等。她弟弟丰(数年后病逝)跟我同一个学校读书,平时傍晚也会回去我那里洗澡,比较热闹一点。
四是一个很胆小很怕羞的女孩子,很沉默寡言,甚至怕见到我的表姐夫和表哥。开始时我也很少跟她说话,但在高二第二学期时,因为一次回来的早,就跟她聊了很多,发现我们还是有很多的共同话题的,后来也就经常的聊天,也慢慢的熟悉起来。
其实,四的家乡与我的家乡很近,她小学四五年级后就跟我同一个学校读书,六年级时我们还同班;而我们学校很多学生都是邻近村子的,尤其是她的家乡的,所以跟她村子不少人很熟。数年后也就跟她聊起很多,甚至听她说起,有一个叫秀丽的女孩过年回家时还跟她聊起以前的我——不过,我对这个秀丽,已经几乎没有了印象,因为是我小学四五年级时候认识的。
于是,那个房子里,也就常常的传出我跟四聊天、说笑的声音……

 

那时候与四同班的,我还认识了几个男生,因为跟他们一起打排球的缘故,像光和、李陆、家驹等。而平时他们吃饭也是到我的中学饭堂去吃饭的(后来学生宿舍建好后把围墙围了起来,他们才改为在外面吃饭),更何况他们宿舍就与我的住处隔着一条校道,每天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就慢慢的熟悉起来,尽管好些并不知道他们的名字。(他们班女生比较多,大概四十多,男的只有十个左右。)
有一次周末,他们班班长高方养叫我一起去他家玩,因为也有班里几个女孩子要去,然后我就一起去了,也认识了一起去玩的四个女孩子,庆兰、金花、李芬,还有一个很胖的女孩,听说平时上课时常将脚放在抽屉里吃东西,不过已经忘了她的名字。当时印象比较深的是庆兰吧,不过她只是读了一年就退学了,后来我还给她电话……
随后因为跟家驹们一起吃饭,又认识了海霞、振娟等——当时记得她们俩的名字因为她们长得实在是很高很特别,又留着大约一米长的头发;后来又慢慢的认识了她们,但坦白说,直到差不多一年后,我才能将每一个人的名字与长相对应起来。

 

跟四聊很多,她也会跟我借书到宿舍看,甚至借我之前写的文章回去看——我小学六年级以后就一直有写作的习惯,将平日的生活记录下来。

听她说,她的舍友也抢去看了我的文章,然后很感动,然后想认识我,于是,我让四回家时带着番薯来学校,然后我们在我住处那里煲来吃,叫上她的舍友们,因为我住处那里,有煤气灶等,平时偶尔我表哥会煲汤喝。

于是,也就认识了她的舍友们,海凤,嫦娥,华芳,还有一个平时中午会留在宿舍的李芬,也就是之前我认识的那个女孩子。

我们经常一起煮东西吃,在晚上我回来之后,或者就在她们的宿舍里聊天,所以很熟,后来也陆续的去过她们的家里玩……

 

那时候聊的最多的是海凤,那年五一我还去了她家,跟她一直的聊了几个小时,甚至还给她写诗,只是我比较害羞,平时不敢跟她说,那些诗是为了她写的;而平时周日下午也会在她大概上学的时间里,我就到学校门口买饭,然后会跟她相遇,然后说这么巧呀……

坦白说,那时候还是有些喜欢海凤的,还被四追问过几次,我是不是喜欢海凤,如果是的话可以帮帮我,但是我比较害羞一直都说不是;后来海霞也问我,是不是喜欢海凤,也被我说不是,倒是海霞说她明白我的,呵呵。

——记得数年后,在海凤的家里,我们一起聊天。我们聊起往事,我也说之前喜欢过她,而她很惊讶,说她当时真的不知道……

嫦娥跟海凤都是来自于友好农场的,性格相对比较怪一点,但我们相处的还算比较好吧,我记得我第一次白天时进去她们的宿舍就是她叫我进去的;华芳则是在刚来进修学校读书时住在我隔壁的那个老师家的女孩,但是当时并不认识,感觉华芳比较成熟比较懂事吧。

在我读高二第二学期的时候,她们女生之间有不少的流言,是关于我和嫦娥或者是华芳的(后来我跟林敏、小清、芹秀、惠月们聊天时候还问起,当时怎么会传出的),这让我很奇怪的,因为平时跟她们俩的交往不是很多。

倒是后来有一个周末,我在海凤的宿舍,跟她一直从中午一点左右聊天聊到下午五点多(只有海凤自己在),关于我跟海凤的流言,就更多了——此后,我们基本上不在一起单独的聊天了。甚至数月后,还被秀英说起……

 

高三时候,表哥毕业离开,我还在那间房子住,而表弟丰也搬过来住,不过第二学期时因为新任校长的关系,他不许老师们将房子出租给外校学生住,像我这样的他明知道我是住表姐夫的房子的他也说不许,我就搬回学校住了两个月,然后又悄悄搬回来住,而也剩下我自己住。

在我读高三第一学期时,四的身体就不大好,经常要去看,在第二学期时就吃中药,需要煲。

她开始在宿舍里用酒精灯熬药,一般每天早上五点多要起床煲,下午五点左右也要煲,每次要煲大约一个小时,味道又比较浓。(后来她跟她同学光和拍拖,她姐姐美玉问我光和这个人的人品如何,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倒是听到美玉姐在叹息,如果四不是身体差,还可以找个身体更好的。四跟光和现在已经结婚并生了孩子。)

当时我已经不在进修学校住,我叫四就每天到我原来住的那里熬药,反正平时没有人在,那里也是空着,又有煤气灶等。说的我都差点不耐烦了,她才终于答应了上来熬药,因为她怕被我表姐夫碰见等。

熬药时,她也将那房子整理的整整齐齐、收拾的干干净净的,呵呵。

随后,因为她的舍友经常叫她帮忙买饭(当时海凤已经常常是跟秀英一起用酒精灯做饭吃了),她也有些烦,我知道了,我就说我们一起做饭吃吧。说了一会后她就答应了。

记得我们第一次开伙的那天,是中午。我本来记成是下午,然后中午还跟家驹、海霞、惠月们在学校门口一起吃饭聊天,还说下午开始我就跟美霞一起做饭吃,就不再跟他们在外面吃饭了;饭后回去看到门开着,还传出女孩子的欢声笑语的,进去才知道四在做饭,而嫦娥、李芬、华芳们则在旁边帮忙炒菜,很热闹……

 

四月底,因为我在学校住的是我们数学老师的房子,他搬到新楼去,学校不允许新楼房给学生住,而给像我这些原本住在老师宿舍的学生们安排了学生宿舍(免了那个学期的住宿费),但我不想住学生宿舍,于是搬回进修学校住……

当时海凤已经拍拖,晚上经常不在的,剩下四、华芳和嫦娥三个人在宿舍有些无聊,于是有时晚上我就叫四跟舍友们一起到我那里打牌,打拖拉机,一般从十点左右开始打,十二点开始煲清补凉当宵夜吃,一点多吃饱了继续打,然后大概两点多再各自回去睡觉。

这就是我高考前夕两三个月时候的生活,因为我平时在上课时或者晚自习时就看书做题,晚上回去不想再学,想轻松轻松,所以很少再学习。而那时候我已经是自己一个人住在进修学校里,喜欢几点睡觉都行。

 

不过,最开心的日子,还是在六月份以后。原来的住我左侧的那个老师搬走了,变成了女生宿舍,住进了十个1998届的英语班女生。

此前每天抬头不见低头见低头见的(她们跟1997届的女生不是同住在一起,而且关系不大好,她们平时上课就经常走我门口的那条小路,而1997届的走比较宽的校道),并认识了其中的红霞等,所以她们搬到我隔壁后也很快熟悉起来——那时候天气比较热,我们中午下午吃饭或者晚上时候常常会坐在门口乘凉的,也会不时的聊聊天。

后来的一次周末,京华和另一个比较大胆的女孩(我忘了她的名字,但是记得她的胆子比较大)就说想到我那里做饭吃,我也答应了,然后我去上课后,她们就在我那里做饭,包括京华、小妹、红霞等,都到我那里吃饭。

我记得因为当时她们周末留在宿舍的女孩子不多,我就顺便叫了惠菊过来一起吃饭,不过她不肯;而她的舍友们说不要理她——她的舍友们也在背后不少的说她的长短,她们之间的关系似乎不是很好。

不过,京华她们此后基本上没有再到我那里吃饭,因为惠菊来了……

 

虽然我们相处的日子只有半个多月,但大概,我会永远的记得她,记得她当时的样子。

也还记得那天中午,我依然平常一般的跟四在厨房里做饭,房门也是开着的。而走进来两个女孩子,我认得是住我隔壁的女孩。

其中一个说找美霞的,说是小映的同学(小映是我跟四的表妹),关系很好,然后跟四一起聊小映的近况。聊了一会,她们俩就离开了。

四说,她叫惠菊,是小映的初中同学。

但不多久,惠菊又自己走进来,然后我们聊天——其实是开始她跟四聊了几句,然后就跟我单独聊了起来,也说,这是她第一次进男孩子的房间,以前她连她哥哥的房间都不进去的,随后就离开了……

在此前我的印象里,惠菊一直是那种沉默寡言、将自己与别人隔开来的女孩,即使是她的舍友们,感觉只有一两个跟她的关系比较好,其它的不大喜欢她。

而平时也很少见到她的,虽然我会坐在我门口跟红虹等人聊天,因为她一般十一点多才从教室回来,然后进入寝室就很少出来了。

 

六月下旬的一个周五的下午,红虹问我是否有相机,因为京华、小妹们要去她家玩,想带着她们到白沙湾的海边,也想照相。可惜我没有相机。

那天下午也见到惠菊一个人在宿舍,就坐在门口跟她聊了一会,她说她不想去,就没有去红虹家了。

星期天早上我煲了清补凉,也就到隔壁叫进南等人吃,当时看到进南又是躺在床上看言情小说(印象中的她每天都是在看言情小说的),而惠菊则是坐在桌子旁边看书。

我走近一看,惠菊看的是我之前借给红霞看的《初恋雨季》,我就笑她,怎么你也看这种书呀?(因为我的印象里,她不跟人来往的,尤其是男生。)

她脸马上红了……

进南起床到隔壁的房间去看书,留着我跟惠菊俩在,不过我们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就默默的坐了一会……

那天晚上,因为我想将我放在厨房的那些书搬到卧室的书柜里,便叫红虹过来帮忙。不过,她过来后,觉得搬来搬去没有什么必要,也马上要高考要毕业离开了,我们就在我卧室里聊天,聊到十一点多……

 

第二天晚上,我依然是九点半下了晚自修就回来进修学校的住处。

那个很大胆的女孩子走过来,说拿两个菠萝(那种种在树上比较大的菠萝蜜)到我那里吃,我就答应了——我平时也很喜欢吃的,还经常自己跑去买来吃。然后,她,还有京华、红霞、惠菊等就相继的到我家的院子里吃菠萝,也聊天……

不过,惠菊只是走过来看了一看,就到我的卧室去看书,看我当时买的《英语考试向导(高考版)》,她没有吃菠萝。

而红霞她们吃饱了就陆续的离开,没有留下来帮我收拾那些垃圾。

倒是惠菊走过来帮我一起收拾,在别人都走了之后。

收拾好垃圾了,我想拿出去几百米之外的操场倒了,但是被惠菊说,晚上可能有蛇出没,叫我不要现在拿去倒。

我说怕明天美霞看到这么多垃圾她会拿去倒,我会不好意思。

惠菊就把那桶垃圾拿到她的院子,倒在她们那比较大的垃圾桶里,她说第二天她再去倒。

然后我们在房子里聊天,东一句西一句的,随口说着,她也问我,是不是昨晚红虹来过这里,也待了很久……

当时已经六月底,我们那里已经靠近热带,天气比较热,我想打开门和窗户,不过,惠菊说,不想她的舍友们知道她在我这里聊天而说三道四(其实,她们又何尝不知道她在我这里呢——她们是一起进来的,而且她们就在我窗口旁边聊天,也可以听到我跟惠菊的说话声的)……

后来,惠菊也都会在十点前就从教室回来,即使不是跟我单独在我房子里聊天,也是我们坐在门口一边乘凉一边聊天的……

还记得那天晚上,红霞问我是否煲了开水,然后让我帮她倒一些。我到厨房倒开水时,惠菊也跟着进来,说,这些红霞自己能够做的事情,就让她自己来做,不要去帮她……

 

虽然惠菊跟我说,不要去帮别人,但她却经常的帮我。

我跟四都叫她中午跟我们一起做饭吃,不过她不肯,我就随口说那你去买饭时帮我带汤回来我,于是她就在吃饭时顺便用袋子装着汤带回来给我喝,然后也会到厨房看我跟美霞炒什么菜吃,偶尔还会调皮的夹一些;下午也会过来,帮我打扫卫生、收拾房间;晚上就来聊天,煲东西吃,尽管她很少吃……

那时候我也会出去买菠萝回来吃,那个周三的晚上我就去买了一个十来斤的回来,周四中午跟四一起吃(后来秀英也刚好来找我,就也吃),但也留了不少下来——我想留给惠菊的,四没有说什么,但她应该是知道的,就像之前她还经常跟舍友们来打牌,但自从惠菊不时来找我之后,她们不再晚上来找我了,毕竟,相关的耳语应该还是很多,像红霞、红梅跟海霞、秀英等人的关系也比较好。

我下午回来了之后,我就在院子里听惠菊的脚步声,听到她走出院子后,我就站在我家院子的洗衣台上,看着她,然后叫她过来吃菠萝。

她说她不想吃,让我自己吃。

倒是从围墙那里伸出一双手说她想要。我听不出是哪个女孩子的声音,而且想到她们的宿舍那么多人住,就叫那个女孩子过来我家吃。但她一直在那里摇动着手说要我伸过去给她,结果也使得墙上的一块砖头掉下来,砸到了她……

惠菊笑了起来(呵呵,之前她沉默寡言也很少笑的),说红虹那么的贪吃。

而我有些不好意思的,就把菠萝递了过去,也过去看看红虹,伤的怎么样——幸好没事。

我说,我明天买个回来,让你们好好的吃吃,补偿吧。

 

第二天下午放学后,我就上街,买了两个菠萝回来,然后也宰了比较大的那个吃。

我也叫了红虹、惠菊等人过来吃,惠菊依然过来,但是依然不吃,她说,等我吃第二个的时候,就吃吧。

而等我们都吃饱了,惠菊依然是帮我收拾那些垃圾。

我迟疑了一会,说,待会就留在这里吃饭吧。(我比较怕被拒绝,呵呵。)

她爽快的答应了。

然后我就去市场买菜。

回来后,惠菊已经在我的厨房里做饭了,然后也开始洗菜等。

我想要帮她,但是她不让我帮忙。

于是,我就站在她的背后静静的看着她忙碌——当时的感觉真的很好很好,觉得自己很幸福,梦想着将来就这样的跟妻子一起,做饭,淡淡的聊天……

那天我还找了一个借口,说要送她一本书当生日礼物(她比我早三天出生),她开始怕我要花钱,不过后来也答应了,呵呵。

虽然后来红虹她们觉得惠菊炒的菜不好吃,不过,我觉得挺好的。

那天晚上,我也找来海凤跟华芳(她们俩有好一段时间没有到我那里来了,尽管很近)吃菠萝,一边聊天。

她们俩说着隔壁的那些女生的长短,但也特别加了一句,说最好就是惠菊了……(我当时还挺高兴的,不过后来才想到原来是因为我的关系,呵呵。惠菊一直都不怎么跟人来往,而且很高傲很孤僻的,相信在华芳跟海凤的心里,惠菊给她们的印象也不会太好,只是在我的面前,就随口夸夸罢了。)

 

第二天早上,我六点半就起床,然后煲粥吃早餐。

我也想着怎么叫惠菊过来吃早餐,便故意的煲了不少粥,然后等听到惠菊起床走出院子的脚步声时,就又站在洗衣台上看她——她随后也看到了我,淡淡的笑着,呵呵。

我说,我煲了不少粥,吃不完,你也来吃吧。

她答应了,呵呵。

那天中午她还过来给我做饭,呵呵,感觉真的很好。

可惜,下午时候四就来上学了,我叫惠菊过来一起做饭吃,但是她不肯了,而跟着舍友到外面吃快餐,并给我带汤回来……

倒是那天中午四出去逛街买东西,惠菊虽然在外面买饭了,但还是来给我炒菜……

晚上的时候,我跟四在吃菠萝,惠菊也过来了,她依然是不吃,跟我们聊了一会儿,然后离开了。

四说,现在不许你拍拖,除非那个人是惠菊……

可惜,不几天,因为假期的来临,惠菊她们放假离开了,我眼看着她回去,有种想哭的感觉……

 

那年高考没有考好,我选择了读复习班。

在四的同学中流传着我是因为惠菊而没有考上大学的传闻,还记得那天惠菊还问我,是不是跟美霞班的女生关系太好交往太多而影响了考试……

呵呵,其实,我没有考上也是正常的,与惠菊更与美霞班的女生没有关系。

而当时我想着我回来读复习班又可以经常的见到惠菊,心里很高兴。

那天中午,我回到了进修学校的老屋不久,惠菊也跟着进来(我知道她会进来,所以没有关门),然后也说,因为她们班的人数太少(只有十人左右),可能会搬到湛江那里的学校读。

我心里有些难过的,但是不敢说出来。

 

过两天,我就搬了行李,来到进修学校的住处,也准备读复习班。

惠菊她们比我还要晚两天才来学校的,而且已经是准备着要搬到湛江去了。

我拿着那本之前想要送给她的书,还特地写了一封信(信里写着想要跟她当朋友),夹在书里要给她。

那天晚上,因为我住处的电灯出了问题,不能亮,我就借着昏暗的月光送书给她,但是,临时,我却将那封信抽了出来,没有勇气给。

她翻了翻书,问我,没有写点什么进去吗?

我当即就感到脸热热的,呵呵。说,写了,在扉页。

然后就帮她翻到扉页。

而在翻书时无意中碰到了她的手,停了几秒,我赶紧将手缩了回来……

 

那年的教师节的早上,惠菊就跟着学校,搬到湛江了。

我当时在上听力课,虽然戴着耳塞但是心里不断的在想着她的离开……

此后的半个月,我还是住在那里,但是,每天中午,我都会看着空荡荡的院子,想着惠菊,想起那些曾经的欢声笑语,每天晚上,我也都会想着她陪我聊天的日子,心里总是有些想哭的感觉……

后来,我就搬到学校宿舍住了,偶尔还是回到那个老屋,直到第二年的四月……

 

(跟惠菊的故事很平静的过去。在她去湛江的当天,我就给表妹小映写信,让她把惠菊的新地址告诉我——因为临别前,惠菊跟我说,她到了湛江就会给小映写信的,而此前的假期里,我常常去找小映,两人在一起时也几乎都是在聊着惠菊。

不久后就收到了小映的回信,把惠菊的新地址告诉了我,也说如果需要她帮忙的话,就尽管说。

我就给惠菊写信,大概一个月一两封,不过她都没有回信的。

那年十二月我就到湛江,辗转后找到了她的学校,还记得在她的学校门口登记时,我还激动的写错了名字,呵呵。

她见到我的一瞬间,很开心。

而跟着她一起出来的那个女孩子,一见到我,惊讶的不得了,就跑回宿舍去,然后也听到从她的宿舍传来的大喊声,京华她们在喊说我来找惠菊。

而惠菊的脸色也马上变了,也基本上不再说话。

那天待了一个多小时,但是说的话却不足十句,就傻乎乎的站在那里吹风……

那年高考完的当天刚好是她的生日,我给她电话,她很惊讶,但也说要我不要再找她;大学上学前又给她电话,她说恭喜我,然后也说不要再给她电话。

大学时写了一些关于她的回忆性文字,让同班的女生读了,她们不少的问我,现在跟惠菊的关系怎么样了,而听到没有联系时,她们很惊讶,表示为什么不好好珍惜她……(坦白说,我当时一直只是比较真实的写我跟惠菊之间的故事,并没有想到会写的感人。但是不少人读了都感动,甚至很高傲的晖晖读后也很感动。)

随后我又看了电影《侠骨仁心》,看到李嘉欣抱病给梁朝伟做饭收拾房间等,突然想起当年的惠菊,然后就找了高中同学,再找了另外一个同学,让她帮我到惠菊的学校找找惠菊,看她还是否在读书——假期给她电话时她说可能不读书了,因为家里穷……

得知她还在读书后,我给她写了一封信,告诉她,喜欢她。

很快就收到了她的回信,她说她配不上我,说我也并不大了解她,说要我好好珍惜大学生活,说忘了她,不要再给她写信等……

我写了信,但是始终没有寄,即使是她毕业后……

后来春节回家过年,听说有人跟我家人说了我当时读高三而住在进修学校时的不少事情,我还觉得很惊讶,因为谁那么了解我当时的事情,后来也才知道是惠菊。

但我去找惠菊时已经是一年多后的另一个春节,我突然想看看现在的她,就辗转问了她的电话(是她邻居家的),然后让表妹小静陪我一起去她家。

小静到了后就借口累,在惠菊的房间里休息了,我则在厨房里,跟惠菊一起做饭,就像当年我们在进修学校的时候。

惠菊说,为什么你那么傻,我是女孩子,比较矜持呀,我只是拒绝了你一下,你就不再给我写信不给我电话不找我了,即使是我毕业了你也不找我……

我说,烟太熏了,我出去一下。

然后我在她家的院子里,静静的流泪……

那年秋天,惠菊也结婚了。此后再也没有她的消息。)

 

再度的回到进修学校,已经是数年后的2005年的夏天的一个夜晚。

我看着原来我们住的那个地方已经将房子都拆掉,种上花花草草,铺上水泥路,而之前我跟红虹们打羽毛球的那块门前的空地,则是建了小亭子。

我就坐在小亭子里,哭泣,无声的……

而也想起,陈慧娴的那首歌,《千千阙歌》(我跟惠菊相识的那年她的生日时,我在女廖的房间里跟她打牌,然后听到这首歌,突然很伤感——想起了惠菊):

 

“来日纵使千千阙歌

飘于远方我路上

来日纵使千千晚星

亮过今晚月亮

都比不起这宵美丽

也绝不可使我更欣赏

因你今晚共我唱……”

  评论这张
 
阅读(17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