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木的声色时光

电影、文学、音乐

 
 
 

日志

 
 

异域孤军悲情梦——《异域》的小说与电影  

2008-04-29 17:43:55|  分类: 左读右听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凌晨,台湾知名作家柏杨病逝,他那坎坷不平的命运从此划上了一个令人惋惜的句号,毕竟,在不少

人的眼里,他代表着一个知识分子所应拥有的良知。


在这个资讯日益全球化的时代,互联网上也迅速出现了不少的文章,追述、悼念柏杨等,但让人惊讶的是

,关于他生前的代表作,却很少人提他的《异域》,这部入围一九九九年香港《亚洲周刊》票选的“二十

世纪中文小说一百强”作品,而这也是柏杨唯一一部入围之作。

 

异域孤军悲情梦——《异域》的小说与电影 - mupishen80 - mupishen80 的博客


第一次读到关于《异域》的文字是在刘墉在九十年代末写的文集里(忘了具体是《肯定自己》还是哪一本

),他在一篇励志性文章中谈到了这本柏杨的旧作——具体的文字我已经忘记,但我记得我读了他所写的

介绍文字后就拼命想读这本柏杨写的小说《异域》,不过生活于小城的我自然无法读到这本台湾出版的书

。倒是看了电影,无论是刘德华主演的《异域之孤军》还是梁朝伟主演的《异域之末路英雄》(中学时代

看录像,自然是记得明星,而忘了原著作者),当时看还有一个缘故是因为这两部电影的主题曲都是由罗

大佑创作(但在《异域之孤军》中是由王杰演唱),分别是《亚细亚的孤儿》和《大地的孩子》——至今

仍然认为《亚细亚的孤儿》配合着《异域之孤军》的片尾闪回镜头,两者融合于一体,凝聚为非常有震撼

力的一段。2003年罗大佑在香港开个人演唱会,当观众们要求他演唱他这首《亚细亚的孤儿》时,他说,

这首歌不能唱,随后以《鹿港小镇》这首批评城市化的经典作品代替(个人觉得比较讽刺吧,可以批判现

实,却不能反思历史),不过后来他在2005年的北京个人演唱会上倒是唱了《亚细亚的孤儿》。


大学时在学校图书馆终于看到了这本书,《异域》,便借回去读,而也读的很震撼,为着这群战士的四处漂泊与战争的生活。而小说的最开始,就以第一人称的手法引人入胜:“现在,我在曼谷,这里是一个升平的世界,在一个四十年来都一直过着战乱生活的中国人看来,升平的地方,便是天堂,而我却不能在天堂久留,我要向北走,跳进一个和这二十世纪豪华享受迥然相异的原始丛林中……世界上在野没有比我们更需要祖国的了。然而祖国在哪里?”此后,小说就进入了一次次的对于战争及其前因后果的描写上,很惨烈!


九十年代初朱延平将该小说改编为电影《异域》,也名《异域之孤军》。出于政治的考虑,影片在改编时基本上淡化了当时第二次的国共战争的对于故事的影响(小说的第一章是写元江撤退,而与当时的战争环境紧密相关),加强了他们流亡缅甸时的凄惨生活状态的刻画,再配上由王杰那悲情的声音演唱的《家太远了》与《亚细亚的孤儿》两首歌前后呼应,成就了这部反思性非常浓烈的作品。是的,反思,即使是去年年底冯小刚导演的《集结号》,尽管是改编于一部反思性小说,却削弱了原作的反思力量,但朱延平改编《异域》的成功之处大概就在于,将原作中的控诉变成了反思。


在影片《异域》的片头,王杰唱着这首《家太远了》:
“风太大了,难道只是为了吹干眼泪
雨太急了,仿佛真是为了洗去哀伤
山太高了,难道只因早已无处可躲
河太宽了,仿佛注定永远无法渡过
家太远了,难道只是因为时间因为距离
梦太长了,仿佛只是为了绝望为了逃避
死太多了,难道真是为了仇恨为了生存
爱太短了,仿佛只是为了分别,为了回忆
鲜血浸透了土地,也开不出花
永远短暂如彩虹,抓也抓不住
我们没有家,我们没有家
孤儿是我们的名字,回家是梦里的呼唤
太远了,我们的家……”


而柏杨也曾在远流版《异域》中也题诗代序:
“桥裂水崩冷月天,
孤军一支溃云南。
异域景残人老去,
江山不复旧江山。”

  评论这张
 
阅读(3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