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木的声色时光

电影、文学、音乐

 
 
 

日志

 
 

错过的雨季——岁月里褪色的一些人与事  

2008-04-11 00:43:12|  分类: 恋恋风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天天下雨的那个季节
我老听见敲门声
雨下得越大
声音就越急促

 

是来催促我长大吗?
我毫无准备

 

茫然地等待着下一个雨季
这个雨季就如此地被错过

 

错过雨季就不能长大了吗?
我依旧毫无准备

 

就这样
每年都有一次雨季
每年都错过一个雨季”

 

那天翻读《南方都市报》,无意中在副刊上读到这首小诗,突然有些感动——只是一首很简单的小诗,却写着我曾经的雨季,曾经的错过,曾经的曾经……
昨晚出去学而优书店看书,在地铁出来时听到一句很熟悉的歌词,“爱是什么,我还不知道……”心里挺感动,后来也才想起,这是水木年华唱的《中学时代》——大概也因为中学时代留给我很多很美好或者很忧伤的回忆吧,在那些雨季不再来的日子里。

 

只是,依稀记得,在我读中学的时代,在那些天天下雨的季节里,我的记忆,却是关于我的小学时期的,在家乡的那条乡间的小路,还有那些帮助我陪着我走过小学最后几年的朋友们——我的爸妈都是中学老师,他们是我爸妈的学生,而时常的关心我……
也一直的记得当时他们一些人的样子,在传、小燕、清华、彩娟、惠莲等,虽然后来也偶尔遇见过他们,但记忆里他们的样子,也依然是停留在相识时的样子。
也还记得,因为我的妈妈是他们的班主任,家里有他们不少人的小学时的准考证,而我就从准考证上撕下了他们的照片,保存了下来。
即使我后来离开了家乡读书,也与他们不少人有过数次的通信,他们也都不少的鼓励着我——只可惜,高中以后基本上没有了他们的消息,我们都不过是彼此生命里匆匆的过客。

 

高中时代住在学校隔壁的一所师范里,也渐渐的淡忘着小学时代的生活,忘了那些人和事,倒是有一次无意中遇到小燕的高中舍友,被她们问起小燕的情况,我才又突然想起曾经有过这样的一个女孩;而高二时我一个叫美霞的表姐在那所师范里读书,因为我在家乡读书或者读初中时认识的不少人,也都是跟她认识的,所以也会时常的聊起我们的家乡,家乡的人们……
还记得一件事,是初中时我们比较流行写信交笔友,我当时也跟两三个有书信往来——跟美霞聊天时还被她说起,因为她都认识,其中一个还是她的舍友,还从她那里看到我寄去的照片,只是她没有告诉舍友,她认识我。
——初中的时候觉得日子挺无聊的,看书,写信,写文章……那时候听老狼唱的《同桌的你》,还有《冬季校园》,听的很感动。

有表姐在的高中那两年(高二、高三),过的很开心的,因为我们有很多共同的话题,尽管在别人的面前,她常常都是保持着沉默不语。(大学后的某年春节,到她家拜年,她妈妈还说起,她平时都很少跟人来往的,倒是跟我关系很好。)
我也认识了她的舍友们,还有不少她的同学(毕竟她们的宿舍离我住处就是隔着一条数米宽的校道,他们才三四十人,每天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有些关系还算不错吧,像海凤、华芳、海霞等(他们是幼师班,几乎都是女孩子)。
彼此相处了两三年,当时还是有不少感想的,尤其是看着她们在那几年里生活的喜怒哀乐,甚至是看着她们的苦与泪,心里也会涌起丝丝的感伤——因为同情,也因为怜悯。

 

后来认识惠菊她们,则是在我高考前一个多月时候,她们因为原来宿舍有拆掉的缘故搬到了我的隔壁——隔着一堵两米多高的墙,在彼此的院子之间,但站在我院子的洗衣台上基本上可以看到她们的院子全貌,而站在厨房门口则刚好可以看到惠菊睡的床位。
那时候我晚上常会跟美霞及她的舍友们一起打牌(她们宿舍四个人住,不过海凤因为拍拖,晚上经常不在),煲东西吃宵夜(我们当时买了煤气等厨房用品,白天一起做饭吃)消磨时光。
惠菊的舍友们偶尔在闲聊时也会跟我说,我们有时打牌时激动了一点,吵到了她们……
后来也直到美霞她们临毕业离开前我们才又一起打牌、聊天(我还记得那天晚上,因为我到的时候太晚,没有吃饭,俊柳用平时煲水的壶给我煲饭,还烧了一个壶)。

 

不过,不是因为被惠菊的舍友们说,美霞她们才不再过来打牌的,而是,惠菊常常也会晚上十点左右就从教室回来(之前她往往十一点多才回),然后过来跟我聊天,聊到十一二点,然后回去睡觉……
而白天,她也会过来,给我做饭,聊天,搞好房间的卫生……
可惜,这时候离她们放暑假只有十来天的时间,后来不久,她也因为学校搬到了一百多公里之外的湛江而离开了那里……
而惠菊还有一个同学给我印象很深刻,叫红虹。她们学校里有一位身体残废而行动不便的老师,红虹经常到那老师家里帮忙——我很被她感动。
后来也聊过不少,甚至因为吃东西吃的太多太饱聊到凌晨两点才睡觉,听她说她的生活,她的家庭等。
后来我到湛江找惠菊时,因为她们同学的流言很多,也是红虹出来给我们打圆场……
可惜此后也几乎没有了红虹的消息……

 

去年在深圳时也还想起家乡的雨季(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3dadc701000a4x.html),想起一些在岁月里有如照片一般褪色的人和事,有些伤感,伴随着那丝丝点点的雨滴——就像读温庭筠的那首词,“梧桐树,三更雨,不道离情正苦。一叶叶,一声声,空阶滴到明”。
如今,又是一年的雨季,读着《南方都市报》上的那首小诗,也想起那年秋天,那个下雨的傍晚,我站在美霞的宿舍门口,与她聊天,任我们的笑声,在雨中飘洒……

 

P.S.想起以前的很多人很多事,还是有些感伤的,而曾经以为永远都不会淡忘的故事,也早在记忆里褪色……

希望,他们都过的很好!

  评论这张
 
阅读(1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