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木的声色时光

电影、文学、音乐

 
 
 

日志

 
 

日常生活的回归与自我的重复——读王安忆的《桃之夭夭》  

2007-06-18 12:56:44|  分类: 左读右听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自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以来,王安忆这个名字就得到了不少人的关注,《本次列车终点》、“三恋”系列等曾引起轰动,而《长恨歌》不但获得第五届茅盾文学奖还被列为“百名批评家推荐90年代最有影响的作家作品”的榜首。

 

前不久,她的最新长篇小说《桃之夭夭》正式出版,而得到了人们的再次关注。但是,细读之下在她的如行云流水般的语言的背后也感觉到了其自我的重复。

 

日常生活的叙事

 

在《长恨歌》获得茅盾文学奖之后的一次访谈中,王安忆说:“历史的面目不是由若干重大事件构成的,历史是日复一日、点点滴滴的生活的演变。”“小说这种艺术形式就应该表现日常生活。”(《我眼中的历史是日常的——与王安忆谈〈长恨歌〉》,2000年10月26日《文学报》)。而在新作《桃之夭夭》里,她再次的把深情的眼光投向了那些平凡而琐碎的日常生活。

 

《桃之夭夭》的故事背景跨越了四十多年,即从二十世纪四十年代初到八十年代中期,其间的中国正处于风云变幻的大时代里,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三年大饥荒、文化大革命,等等。但是,文本几乎没有对于生活的血腥与困苦的描写,而字里行间流露的却是来自生活的细微琐碎之处的温情。如母亲笑明明因曾当过女演员而被隔离审查时,郁晓秋的哥哥与家庭划清界限,姐姐也得了肝炎而入了医院,这些对于这个家庭而言是灾难,但文本里所描写的却是姐妹俩在医院里一起吃牛肉等的姐妹情深。再如下乡劳动期间,文本里也几乎没有提劳动的艰难,而是用笔墨来书写郁晓秋与何民伟一起到镇子上买大饼油条的少男少女之间情窦初开的过程。四十年里的重大政治事件——如红卫兵运动、批斗、改造等——都只是一笔带过,而凸现的是人们在非常时期里的温情脉脉的日常生活。

 

琐碎的日常生活的叙事自有着其独特的魅力,尤其是在这个多元化的文学时代里。

 

自我的重复


王安忆是一位多产的作家,尽管她也宣言“一、不要特殊环境特殊人物;二、不要材料太多;三、不要语言的风格化;四、不要独特性”(《近日创作谈》)的“四不要”写作方式,但难免出现自我的重复。《桃之夭夭》也是如此。

 

以文本的第一章“梨花一枝春带雨”为例。这一章写的是郁晓秋的母亲笑明明的年青时期的生活。她长着一副清丽的容貌,也懂得一些方言而且唱歌比较的动听,在小剧团待过一段时间,被骗到了香港,生活所逼下海当舞女,幸好遇上故人而得到资助而回到了上海,然后遇人不淑,离了婚带着一男两女独自地过日子……笑明明从表面上看不是王琦瑶,但本质上她们都是同一类人,尽管她们有着生活经历、性格等方面的细微差异。不过,在文本里王安忆所要写的是她的女儿郁晓秋(要不也就是新的《长恨歌》了),而主人公郁晓秋的三十多年的生活经历,则可以在王安忆的《文工团》、《小城之恋》、《纪实与虚构》、《富萍》等作品里找到影子。

 

此外,温婉柔缓如涓涓细流的语言,对琐碎的日常生活的关注,分明也是《长恨歌》、《上种红菱下种藕》等作品的延续,而看不到当年的以《本次列车终点》、“三恋”系列走在文坛的前列的王安忆。

 

期待着,早日走出自我重复的迷宫的王安忆。

 

——旧文一篇,无意中在网络上看到,所以放回个人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