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木的声色时光

电影、文学、音乐

 
 
 

日志

 
 

丧钟为谁而鸣——再论香港电影的死亡  

2007-02-05 01:03:47|  分类: 香港电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几天写了一篇文章,即《香港电影死了!——第26届金像奖提名名单综述》(http://blog.sina.com.cn/u/483dadc7010007g1),引起一些人的质疑,虽然也有的人共鸣。而仔细看了看原作,感觉有些意犹未尽,且难免让人误解,于是再写下这篇关于香港电影的文章,进一步论述这问题。
——前言
 
今天早上在公车上看书,《中国电影专业史研究·电影编剧卷》,它如此的论述香港电影:“香港电影最辉煌的年代如今已经过去,但世界各方影评人及学者对香港电影所创造的神话的研究热情并未有丝毫减退。香港电影的神奇不仅在于一个仅六百万人的城市却拥有全球数一数二规模的电影王国,制作电影数量几乎超越所有西方国家,输出电影数量仅次于美国;还在于它能在现代娱乐工业的框架内创造出充满艺术性和独特匠心的优秀作品”。虽然这句话有些夸张,但还是道出了一个曾经存在的事实:香港电影曾经辉煌。
但是,曾经的辉煌,并不代表现在的仍然辉煌——香港电影早在九十年代中期,就已经逐渐的步入没落了,且越来越低迷。而本文,所要论述的,正是香港电影低迷的表现,以及走向衰亡的一些原因。
 
衰亡的表现:
虽然前文所说的香港电影死了的第一部分是论述《黄金甲》的获得14项提名,但是,《黄金甲》的提名不是香港电影死亡的原因,而是香港电影死亡的一种结果。除了最佳亚洲电影之外一共有18个奖项的金像奖,其中《黄金甲》获得14项提名,而《夜宴》也获得7项提名,而反观香港的本土电影,却是寥寥落落的不如人意,没有一部香港本土电影足以抗衡中国大陆的所谓大片——这也是金像奖二十多年历史中前所未有的。恍如十多年前金马奖成为香港电影展现的舞台时一样,这一届的金像奖,也成为大陆的大片的天下——数年前刘伟强的《无间道》与张艺谋的《英雄》在金像奖上狭路相逢,大胜而归,但如今不能同日而言了,当年的《无间道》在香港取得票房与口碑的双赢(票房5500多万港币,而《英雄》的香港票房只有2664万多港币),但今年,无论是杜琪峰导演的《放·逐》、《黑社会以和为贵》还是刘伟强导演的《伤城》,在票房与口碑上都不如往日,总票房当中《伤城》也不过是以微弱的数量超过《黄金甲》,但远远不如《无间道》了。
再说今年的香港电影的表现。备受期待的《伤城》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精彩,杜琪峰的《放·逐》更像是银河映像十周年的一个总结,陈可辛监制的《春田花花同学会》不过是一出小品堆起的闹剧,《霍元甲》除了一段段的并不能超越《精武英雄》的武打之外就是简单却强硬的说教……倒是一部《宝贝计划》让人在最后的夏日里感觉到了一丝丝一缕缕的惊喜。但是,2006年的香港电影只有52部(加上在12月30日小范围上映的《生日快乐》),能够让人记起的电影并不多,票房,更是惨不忍睹——香港本土的电影票房大约2.55亿港币,而总票房8.6亿港币左右,不足三分之一。
而回头看1980年到1999年的港产片数量以及当时的平均票价,更是可以清晰的看出香港电影在九十年代以后的衰亡情况:
 
 年份产量(港片)  票房(亿港元) 平均票价(港元)
 1980 143 1.8 8
 1981 120 2.410.3 
 1982 107 4 12.3
 1983 112 4.1 15
 1984 103 5.6 17.3
 1985 97 6 
 1986 87 6.4 20
 1987 75 7.8 
 1988 117 10 23
 1989 119 8.826.3
 1990 121 9.4
 1991 126 10.4 33
 1992 210 12.4 
 1993 234 11.538
 1994 187 9.7 45
 1995 153 7.9 
 1996 116 6.9 50
 1997 88 5.5 42.8
 1998 89 4.2 42.8
 1999 136 3.5 42.8
注:参见石竹青《流年光影——香港电影:“七九新浪潮”之后》
 
由上表可以看出,香港的电影票价呈现出逐年上升的趋势,而在1997年到1999年之间基本上持平;电影产量上,从1980到1993年,尽管略有起伏,但总趋势还是上涨的;至于总票房,在1993年之前数字上也是以上涨为主,但是,如果除以平均票价,却可以发现观众越来越少了——这种状态在1994年以后更加的明显,一直到现在。所以,九十年代中期香港的媒体说,香港电影死了,这并非空穴来风。
如果再说到香港的电影人,香港电影死了的这种危机感更加的严重。因为,每年的香港电影,来来去去就是那么几个人,男演员如刘德华、梁朝伟、吴镇宇、黄秋生等,导演如杜琪峰、尔冬升、刘伟强等——他们现在是香港电影中的最重要的力量,他们也是在十多二十年前就在香港影坛上活跃的电影人,而这却恰恰是香港电影现在最大的困境,即电影创作者的严重的青黄不接。一个缺乏新生力量的电影圈是缺乏持久的生命力的,而至今还看着刘德华在电影中装年轻扮酷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甚至梁朝伟在十多年间第五次获得金像奖最佳男主角更是一件可怕的事情,因为这预示着,香港电影的没有新生的力量接班。王晶曾经走在香港电影的潮流的前头,但他现在的电影严重的滞后于时代与观众的口味;杜琪峰仍然桎梏于黑社会的神话中走不出来;刘伟强却是借着对一个城市的缅怀而映射出对于一个曾经辉煌的香港电影时代的缅怀……
香港电影停滞不前,而被好莱坞电影甚至是大陆电影成功入港自是意料中事。而想起那首黄舒骏的歌曲《你》:
 
“什么事情什么人改变了你
什么事情什么人让你成为现在的你
你默默无语的过去
却是我最深沉的叹息……”
 
衰亡的原因:
香港电影的走向衰亡,并非是一朝一夕的事情,而是长期积累下来的结果。
1.商业功利主义的影响。电影首先是一门工业,然后才是一门艺术,邵牧君在他的《西方电影史》当中如此的开篇。电影的商业化并没有错,更何况是在人口不多的香港地区,制作周期短、注重回报,这也是香港电影的一个重要特色。但是,一窝蜂的跟拍、翻拍等这些大量出现的抄袭的现象不仅仅是让观众觉得烦腻而失去了大量的观众,更重要的是也让香港电影有时失去了自己的方向。九十年代初所涌起的武侠电影风潮就是一个很典型的例子,有《笑傲江湖之东方不败》之类的精品然后跟风着《东方不败之风云再起》式的作品,尽管主创人员还大体相同,但功利主义的心态早已不能让创作者精心去创作作品了。
2.过度膨胀的电影工业埋下了祸根。八十年代中期香港电影的突然繁荣也使得香港电影有如暴发户一样的崛起,多条的影院竞争客观上需要充分的影片来源(而不是像大陆一样,每到一部所谓的大片上映时,几乎全城的电影院都是放映同一部电影),而需要指出的是,当时的电影院线大多跟电影公司挂钩,如嘉禾旗下的嘉禾院线,如新艺城则属于金公主院线的,所以,院线之间的竞争往往是通过不同的影片上映来吸引观众而达到竞争的目的……一时之间,香港电影突然的暴发,随之居高不下的是演员的片酬等,却又加上VCD的冲击、海外市场的萎缩等缘故,香港电影的危机,也越来越突出。就如尔冬升在接受《南方周末》采访时所说:“一个东西到了黄金时代,到了最高峰,就必然要往下走。当时香港的优势是需求量大,外面买家多,一年200部电影。需求量大的时候,就容易忽略对品质的监管。钱太容易赚,成本也飞涨上去,主要是演员的成本。盗版的出现改变了原有的发行制度,看电影的方式被改变了,变得不健康了,戏院的生意一落千丈。东南亚金融风暴一来,买家倒闭了,资金回收困难,只能压低制作费,演员费还是高的,砍的还是制作费,品质不可能好,于是进入恶性循环的状态”。
3.电影工作人员的青黄不接。这是香港电影衰亡的原因,也是香港电影衰亡的表现结果之一,香港电影的恶性循环,也有此可见。
4.中国大陆的影响。在香港回归之前,也就在八十年代中期,香港已经确定将在1997年7月1日回归中国大陆,这对于战后的一代很多香港人来说,是一种迷惘的状态,因为不知道将来会怎么样,因为自己身份的不确定,因为迷惘……再加上香港电影当时涉及到大陆形象时,往往是负面的形象,如香港所特有的“大圈仔”电影,几乎都是以大陆人在香港的犯罪生活为题材的,如《省港旗兵》等;或者是《表姐你好嘢!》之类的喜剧电影,拿大陆人开玩笑……当时很多人拍电影,想着是捞一把,捞到了就赶紧离开,而也使得不乏粗制滥造的作品;九十年代中期也大量的电影人才外流,如徐克、吴宇森、李连杰、周润发等。
香港回归后,也是香港电影面临种种的困境而需要突破的时候。香港电影失去了很多的海外市场,而如果单靠香港本土的票房收入显然难以收回,于是,面对一个十三亿人口的大国,香港电影千方百计的要进入大陆市场;另一方面,由于意识形态的不同、电影审查制度的存在(而不是跟香港类似的电影分级制度)等缘故,香港电影很多并不适应于大陆。2004年元旦开始实施的CEPA协议,具体指名了香港电影如何进入大陆市场,但这协议当中也包括了影片必须有一定比例的大陆电影人的参与等,于是,在此前后,《无间道3终极无间》中出现了陈道明所扮演的内地的卧底这个角色,杜琪峰导演的《大只佬》被改名为《大块头有大智慧》并删除不少内容而在内地发行上映,《黑社会》被删改后改名为《龙城岁月》上映,《放·逐》只是发行DVD但也被添加了影片的开始跟结尾的字幕而将一个反映黑帮分子的男人之间的情义的作品改为一部卧底电影……本来香港电影在很多方面跟大陆电影相比有着不同的特点,但在大陆市场的指导与平衡下,却在不断的被融合为大陆电影。
值得一提的是,香港电影要进入内地市场,几乎都要通过银都机构代理发行。而银都机构的前身是长城、新联、凤凰三家电影制片公司(合称“长凤新”),其当时集中了李萍倩、陶秦、朱石麟等许多的进步电影人,而拍摄了不少的融合着爱国主义、共产主义思想内容的电影作品。后来虽然经过了一而再的改组发展,但其进步的爱国主义思想脉络仍然被继承了下来,直到今天的银都机构。
5.最后,不得不提的是,这个大的时代背景中的浮躁,也影响了香港电影甚至是大陆电影。如所谓的投资,现在很多的电影宣传的时候不是说影片质量如何,而是先说投资多少多少来吸引眼球,如耗资不到两千万的《猛龙》,宣称1.2亿港币的投资;如《夜宴》,上映前说投资2500万美元,约合2亿人民币,上映期间说投资1.5亿人民币,现在即说是投资1.2亿,而在电影拷贝数量上,上映前说是800个电影拷贝,是前所未有的,但下画后说是不到600个;2005年《无极》号称投资3.5亿人民币,所以,2006年的《黄金甲》就要号称3.6亿,2007年的《赤壁》更是说投资5千万美元,约4亿人民币……而反观九十年代的很多香港电影,投资大约一千万,但其质量却远远超过了现在的所谓大片而让人怀念。这是一个浮华的时代,也不过是表面的浮华罢了。
 
——不要问丧钟为谁而鸣,它也为你我之辈响起。中国大陆的电影的所谓一年比一年的繁华,很多时候不过是表面的浮华,我们是应该高奏凯歌所谓的前进,还是该好好的想想我们前方的路呢?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