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木的声色时光

电影、文学、音乐

 
 
 

日志

 
 

刀光剑影悲情泪——《无影剑》与韩国武侠电影  

2006-10-21 12:47:59|  分类: 韩流日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韩国电影的崛起,是将近十年来的事情,但很快的,却已经随着韩国电视的流行而在中国大陆取得了广泛的观众基础;而几乎每一年,都会有一两部韩国电影进入中国的电影院,尤其是古装的武侠片,如前几年的《飞天舞》,后来的《武士》,目前的《无影剑》,甚至年底还有一部甘宇成、金泰熙主演的《中天》也指日可待。
《无影剑》由《飞天舞》的导演金荣俊执导,而《飞天舞》的男主角申贤俊也在这部新作中担任男配角,而在前年的武侠电视剧《茶母》中担任重要角色的李瑞镇则担任男主角,曾在时装武打片《阿罗汉》中担任女主角的尹素怡则出演了《无影剑》的女主角,此外,影片的武术指导,也是《飞天舞》的武术指导,更是香港的著名武术指导,马玉成。
 
借鉴与融合
世界电影已经有了一百一十多年的历史,也经过了形式、技术等的多元化的成熟发展。而韩国电影在九十年代末的崛起,也不难在电影中看到相关的世界各地电影的影子,尤其是与韩国一水之隔的香港电影、日本电影的影子,《无影剑》也是这样,尤其是香港武打电影的影子。这也因为,八九十年代的香港武侠电影可以说是当时世界中最精彩的武侠电影,特别是在武打场面的设计上,如《东方不败》,程小东将金庸笔下的“独孤九剑”神化于银幕上,《黄飞鸿之男儿当自强》更是将李连杰与甄子丹两位武打明星的身手通过各种设计与剪辑而精彩的呈现出来,《战狼传说》的与七种不同武器之间的武打……这些,无不使得武侠电影中的场面具有一种“舞”的美感,贾磊磊研究香港武侠电影时就称之“舞之魂”,而今年的香港国际电影节上也有一个特别的单元:向动作导演致敬。
《无影剑》讲述的是公元927年左右的武侠故事,东馀国因为真留国的入侵而处于重重的困境,多位王子被谋杀,仅存的王子大正贤也被侠客护送回国担负起救国的重任……家仇国恨,这是五六十年代香港武打电影和日本武士电影的重要题材,以当时最知名的导演张彻的作品为例,他几乎都是选取一些最能体现男性英雄之间惺惺相惜、最终以身殉义的电影题材,并在惨烈的赤腹上阵、盘肠大战或疯狂的血腥杀戮、以暴制暴中,上演一出出慷慨激昂、义薄云天的电影悲情故事。(日本武士电影也不少类似的情境。)而实质上,《无影剑》也是类似的故事,只是把张彻影片中的男人之间的情义变成了王子与女守卫之间的夹杂着爱情的情愫,并在惨烈的血腥杀戮中完成了这种对于“情义”的叙事。更何况,在张彻时代的电影中,女性往往都是处于从属的地位,即使是八十年代中期吴宇森的英雄电影中,女性角色仍然是处于从属的地位的,九十年代后这种情况才逐渐的好了一些。韩国虽然在现实生活中还是存在着严重的男女不平等的现象,但随着时代的发展,也因为韩剧的影响,以及吸引观众的缘故,女性角色在电影中逐渐的占据了重要地位,《我的野蛮女友》、《我的老婆是大佬》等就有意的加重了女性在影片中的地位。(但还是带有一定的男性的角度。)
至于武打,大概因为武术指导是香港的著名武术指导的缘故吧,担任过《射雕英雄传》、《东方不败》等多部影视剧的武术指导的马玉成,也将以往的经验带进了这部影片,并借鉴了多部港片的武打,融合成为《无影剑》中的武打形式,如申贤俊扮演的君华平,他在水边发怒的那一幕,类似于《风云雄霸天下》中郭富城水边练功的那一幕,延小霞与梅英玉的打斗,有些类似于《赤裸特工》中的打斗,并具有形式上的美感。此外,香港很多武打电影的剪辑手法都不会“客观完整”地表现动作的全过程(即使是有真实武打功底的演员演出打斗,也为了使得影片的视觉效果更加明显而通过剪辑处理,如《杀破狼》中吴京跟甄子丹的巷子打斗那场戏,如《男儿当自强》的最后李连杰跟甄子丹之间的决斗),而是分别选取了动作启动——力量爆发——动作结果这三个最具有代表性和表现力的片段剪辑在一起,既“缝合了”切换的痕迹而形成一种完整流畅动作的幻觉,也从多个角度丰富了动作的视觉表现,并压缩了动作,加快了动作节奏,从而使得影片更具有可观性。《无影剑》也是如此,以远景表现他们的动作,即可以清晰的辨认出他们的动作启动和力量爆发,然后通过远景,看到他们动作的结果。
韩国电影的学习借鉴外来的电影文化,这是不争的事实,如《生死谍变》、《爱的肢解》,明显的借鉴了好莱坞类型片,《飞天舞》和《武士》,也是学习港片和日本电影,而这部《无影剑》也是,但也在借鉴的过程中融合了近几年的韩国本土电影的特色,尤其是在风格上,即韩国电影特有的刚烈与悲情。
 
刚烈与悲情
在很多时候,刚烈与悲情几乎是两个完全相反的形容词,但是在韩国电影中,这两者却被导演们很好的融合在一起。曾经有人形容韩国电影为:疾如风、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动如山。其中,疾如林,是因为韩国人背负着太多的往事和动荡,而在韩国电影中也注入了太多的刚烈与悲情。
刚烈是男性电影中的一个重要因素,张彻就曾凭着这个因素而闻名海内外,日本武士电影中也不少的渲染过类似的“菊与刀”的民族精神而显得特别的刚烈,自然的,学习借鉴香港日本电影的韩国电影,也背负着往事而显得刚烈,如《共同警备区》最后一霎那的李秉宪所扮演的李中士的自杀,如《武士》中在漫天黄沙的沙漠上的你死我活的打斗,如《飞天舞》中王亚楠所扮演的名士因为情义而赴死,如《银杏树床》中申贤俊扮演的古代将军的为情苦苦追寻上千年并自杀……《无影剑》也延续了这种刚烈的风格,尤其是东馀国第一高手与君华平之间的决斗,男性的刚烈也随着光影而流淌。但有些影片中的女性也被注入刚烈的性格特点,如《收不到的情书》中的女主角自己忍痛刺瞎了眼镜,如《我的老婆是大姥》中的黑帮女老大,为了手下不惜在身怀六甲时还与另一个黑帮分子决斗,而《无影剑》中的两位女主角,延小霞和梅英玉,在大部分时候都是掩盖起其女性身份,而以刚烈的性格面对打斗。
而悲情,更是韩国电影的一个重要特色,这一方面跟韩国历史的动荡与血泪有关,另一方面也是跟韩国电视剧的为了吸引女性观众而以悲情故事为主有关吧,毕竟,韩国电影崛起之前,韩流在很大程度上是指韩国电视剧。爱情类的电影电视,在很多国家地区,往往以团圆式的结局为主,因为这些电影电视在生活中主要是一种娱乐,观众需要的是在忙碌紧张的生活之余的放松娱乐,但在韩国却比较的独特,如《蓝色生死恋》、《八月照相馆》、《生死谍变》、《爱的蹦极》等,最后都是有情人却不能终成眷属。而韩国的武侠电影,也充满着泪的悲情,《飞天舞》的雪莉与珍河的死(之前还有一个女的因为爱珍河而死),《武士》的众多武士的护送公主却只是剩下一名老将与公主生还,《无影剑》更是两对情侣都不能善终;如果再加上跨越了古今上千年历史的《银杏树床》(影片的最后,处于三角恋中的三人都因某种缘故而过世),可以说,韩国的武侠电影泪痕不止是一点点……
刚烈与悲情,在很多电影中是男人之间的刚烈与男女之间的悲情,而被韩国电影很好的融合在一起,疾如风,风干了岁月却挥抹不去眼角的泪水。
 
这就是韩国的武侠电影,在形式上学习借鉴了香港武侠电影和日本电影并与本土特色融合在一起,而在风格上则把刚烈与悲情相互的融合。
  评论这张
 
阅读(9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