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木的声色时光

电影、文学、音乐

 
 
 

日志

 
 

失语的影评——从《长恨歌》的评论说开去  

2006-08-24 00:39:12|  分类: 香港电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看《南方都市报》、《羊城晚报》,都看到有关于最新电影《长恨歌》的评论:

由关锦鹏导演,郑秀文、梁家辉、黄奕、胡军和吴彦祖联合主演的《长恨歌》,将靠郑秀文的华丽转型吸引影迷的目光。剧中,郑秀文扮演上海弄堂里的小家碧玉王琦瑶,影片讲述了她的一生,从她最灿烂的日子,直至她归于平淡之中,既要维护自己的尊严,又要在几个出卖她感情的男子间存活。她自爱骄傲地在她身处的大城市中,目击由1947至1981年的种种转变,直至最后一个巨浪把她完全击倒……
很多导演都不敢拍摄《长恨歌》,但关锦鹏拍了,而且还冒险把擅长演喜剧片的郑秀文塑造成了一个有尊严、有坚持的女人。影片弥漫着浓郁的上海风情,十分唯美,影帝级演员胡军和梁家辉等几位男角在片中都有精彩的演出。(《南方都市报》)

就像电影《七剑》是徐克的武侠情怀,与梁羽生的《七剑下天山》并无多大关联;电影《长恨歌》也只是关锦鹏的上海风情,故事情节与王安忆的同名小说出入甚大。对于这种有着导演个人很深烙印的改编电影,我们似乎应该避开原著,而更关注导演及其作品本身。 
《长恨歌》展现了关锦鹏浓郁的上海情结,片中从生到死都“坚守”上海的女主角王琦瑶便是其心中寄寓;关导在影片中还不断地提到上海和香港的比较,更是借蒋丽莉的口点明动乱时期避难所的香港“又脏又乱破得要死”、“连块像样的糕点都没地方买”……当然,这或许是关锦鹏对移民城市香港的另一种关切,实际上在关导心中,老上海与香港有着千丝万缕关系,在其作品中不时隐约可见。 
与其说关导迷恋上海,还不如说其迷恋上海女人。关导作品中对女性的无限同情与赞美,对男性的失望与批判的叙事立场同样相当鲜明。同是男导演对女性都有着过人的洞察力,西班牙导演阿尔莫多瓦镜头下的女性大多神经过敏,而关锦鹏的则是哀怨感伤。关导作品中梅艳芳饰演的“如花”、张曼玉饰演的“阮玲玉”、陈冲饰演的“红玫瑰”甚至张艾嘉、斯琴高娃、温碧霞、叶玉卿等所演的角色大多如是,也给人印象深刻。《长恨歌》同样延续了关导的对女性的悲悯情怀,王琦瑶的悲剧同样与男人的自私、懦弱、无能等性格相关联。在该片中看到一个女人吻了一个男人又一个男人,你会轻易想起关导的另一部作品《阮玲玉》,同样是一女多男的情感戏,同样是一个上海女人的一生,或绚丽或平淡、或喧嚣或寂寞的一生。不过关导在《长恨歌》中对女性悲剧的处理似乎更为从容或者是宽容谅解了,“灿烂的青春”在“不老的城市”中显得恬然平淡,并无过多呼天抢地的控诉。 
关导在影片中大大删减了原著小说中的政治、时代背景及其对人物命运的无形压力与影响,保留了最为擅长的上海风月情感戏,在更为深入地探讨上海女人与女人上海在历史时间层面的关系,显现出一种“美丽的沧桑感”。诸如关锦鹏在影片中“刻意”加入了不时响起的钟表滴答声,突出地提醒着人们———时间的流逝、生命的急促,人生是短暂的,城市是不老的,而其“不老”正是由一个个美丽女人的“灿烂青春”组成的。(《羊城晚报》)

看这两篇评论给了我一个很大的惊讶——未免也过于夸张了吧?难不成他们是睁着眼睛说瞎话的写出这样的话来。
《长恨歌》是我昨晚特地跑到电影院看的——尽管我事先已经不敢对它抱有太大希望,但它还是非常的让我失望了。
我几年前看过王安忆的小说原著,很是喜欢。王很生动的描写了一个普通的上海女子王琦瑶的一生,并借此刻画了上海这个城市在四十年代末到八十年代初的发展变化。王的文字很细腻很清新也很吸引人,如小说开始就是不快不慢的描写了上海市井小民的日常生活里的相关事情——弄堂,帏阁,流言……小说写的是人物王琦瑶,更明显的是写城市上海(王安忆还有《上种红菱下种藕》、《富萍》、《纪实与虚构》、《桃之夭夭》等类似的写上海的题材,构成了一个系列),也写活了这个城市。
而此外,陈丹燕的《上海的前世今生》、《上海的风花雪月》、《上海的金枝玉叶》等也以图文的形式生动的介绍了上海。
而《南方都市报》中所说的“影片弥漫着浓郁的上海风情,十分唯美”这句话,坦白说,非常的夸张。电影里对于弄堂只是一个很简单的镜头描写,然后就再也没有了,而王琦瑶的生活环境也几乎一直在那公寓了(即使是文化大革命房子被收归政府那段,王的生活背景也没有多少交待),并且并没有关于上海的特别景色的刻画等,我不知道这个弥漫着浓郁的上海风情是从哪里浓郁的,也难怪上海的记者们对电影的评价很低(看我之前的文章,有引用文隽的专栏)。至于唯美,大概那记者是猜想的吧——除了在选美时关把光线调的很朦胧而营造了一种朦胧美那一段之外,其他时刻王的脸色都是白白死死的(化妆化的非常难看,即使是王琦瑶18岁年轻时,脸上也没有血色),也缺少表情的变化,总之我看不到所谓的唯美。
而故事本身,小说里通过王琦瑶这个人物的几十年的生活描写了这个城市。而在电影中,没有描写上海这城市也就罢了,居然还把王的一生描写为她跟四个男人的故事而且,除了跟梁家辉演的程老板的感情之外,她跟其他三个男人——李主任,康明逊,老克腊——的感情戏更是离谱了:跟李主任相见三分钟就上床了,跟康相见五分钟后就上床就有了孩子……那时看《七剑》还说里面的黎明跟杨采妮之间的感情戏一步到位,而看了才发觉《七剑》里还是有些铺垫的,而《长恨歌》就一步“生子”了——电影简直就是把小说原著给强X了。
《羊城晚报》的评论中有一部分是比较它跟《阮玲玉》的——在电影《长恨歌》中,有一两分钟很明显的学习《阮玲玉》的,即王琦瑶听说李主任死了的消息后捶地而哭的那段,便是《阮玲玉》中张曼玉的溶入了阮玲玉这个角色而在床上哭泣的那段,但重复的非常的矫情,也难怪旁边看电影的女孩们不断的吹口哨不断的“切”……

而看到《南方都市报》、《羊城晚报》的这些评论,深深的一个感想就是:写作的人是睁着眼睛说瞎话的把这部新电影吹捧了(《南方都市报》的同一版中还吹捧了刘德华主演的《童梦奇缘》,但在我前晚的观看中,除了能够说它诚恳的讲了一个珍惜时间珍惜生命珍惜身边的人的故事之外,找不到第二个优点了)。
想起那时候《英雄》在深圳公映后,几乎所有的报纸杂志等传统媒体都恨不得把最好的形容词用来吹捧《英雄》了,但实际公映后,骂的声音跟吹捧的声音几乎是一样的多——大概这就是现代中国大陆传媒的一个潜规则吧:把某一点优点无限的放大,但对更多更多的缺点是视而不见见而不闻闻而不提的。
也想起自己刚进去公司做手机报纸的文字编辑时,总经理跟我说,我们公司要生存要发展的,所以不能写自己的东西进去,不能有自己的观点……当时我只是以为是说那是党机关的报纸等,不能有政治敏感的语言在里面,但工作时间长了也才明白,除了不能有敏感话语外,还要做的媚俗,做的讨好别人的看法——我们的工作就常有人投诉,然后我们时常的改变改变……
为了电影的上映率为了票房,为了中国电影更好的生存,所以我们学着睁着眼睛说瞎话的捧,所以我们要讨好导演讨好电影院,所以我们要……

我要写自己的东西!
属于自己的,不需要媚俗,也不需要讨好谁,也不需要顾虑谁,我要把我自己心里所真实想到的化为笔下的文字!
——为什么我的眼里总是含着泪水,因为我爱这土地爱的深沉!
 
P.S.这是一篇写于2005年国庆节前的一篇文章,当时刚从电影院看完了《长恨歌》回来不久,心里很多感慨——这部关锦鹏导演的影片实在是太差了,而我们的媒体们,却不吝笔墨的给予了高度的评价。
王安忆的小说,是通过一个女人描写一个城市的历史变迁,她的情感故事,只是这个城市的一个小缩影。而关锦鹏的改编,把这部写城市的小说,改编为一部一个女人的情爱史的作品,只有情爱,没有了一个城市的文化。
应该说,《长恨歌》并非媒体唯一夸赞的作品,像《英雄》、《无极》、《十面埋伏》等这类作品,在影片上映前后,媒体都几乎曾共同的塑造了一个个的“神话”。而对于这些电影的缺点或者说有待改进的地方,媒体的评论往往是一笔带过甚至绝口不提,似乎每一部作品都是绝无仅有的佳作。
难道是,这些为媒体写作的写手们(请原谅我不用影评人这个词,因为我觉得这个词还有一点神圣的东西)就真的没有看到影片中的充斥的缺陷吗?
媒体失语了,在这些中国电影的面前,对于每一部电影,几乎都是只有优点没有缺点的,似乎没有一部作品不是不完美的。
而我们,就真的需要媒体们如此的失语的欺骗我们吗?
  评论这张
 
阅读(7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