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木的声色时光

电影、文学、音乐

 
 
 

日志

 
 

被消解的悲剧——小说《活着》的电影改编  

2006-08-03 19:53:17|  分类: 华语视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说
第一次读余华的小说《活着》的时候,刚进入大学中文系,心里满怀着对于大学对于人生的美好的憧憬,彷佛人生的一个个的小小梦想,总能够在明天慢慢的实现,就像是成龙和苏慧伦合唱的《在我生命里的每一天》所唱的.所以,看到余华的小说的第一感觉就是,他把人生的苦难写的过于夸张了吧,哪里会这样的一个个人都几乎是死于非命;或者,只是生活于四十到六七十年代的特地社会环境里的灾难吧。
大学毕业后由于考研的缘故,没有找工作,但生活在广州这样一个现代化的大都市里,也才渐渐的明白了活着的不容易——每天的报纸新闻都是关于民工自杀讨债或者抢劫杀人之类的消息,每天的天桥上都云聚着一个个的各式各样的乞讨者,每天都有人感慨着“台北不是我的家/我的家乡没有霓虹灯/繁荣的都市过渡的小镇/徘徊在文明里的人们”但还是不得不继续的在都市里迷失着自己的方向的生活着……当我们以批判性的眼光审视着都市里的边缘人时,是否想过,谁给了我们批判的权利?
所以,当我大学毕业后重温《活着》时,泪水早已湿润了眼眶:当徐富贵的亲人们一个个的死去之后,他还是要坚韧的在世界上活着。
在小说的序言当中,余华说到这是一个关于中国人是如何的坚韧活着的故事——“这部作品的题目叫《活着》,作为一个词语,‘活着’在我们中国的语言里充满了力量,它的力量不是来自于喊叫,而是忍受,去忍受生命赋予我们的责任,去忍受现实给予我们的幸福和苦难、无聊和平庸。”而实际上,最有震撼力的还是富贵的亲人是如何的一个个离开人间的.生老病死本是人世常情,但作品中除了富贵的父亲母亲妻子之外,都是死于非命了,而且是很荒诞的死于非命——儿子死于献血(县长的太太生育时大出血,学生献血);女儿死于生育时的出血(本来找来了著名的教授,但由于教授当时受到文化大革命的批斗而饿了几天,在医院里吃了富贵特地买给他的食物后晕死了);女婿死于工地的事故;孙子却是吃饱了撑死了……此外小说里还写了春生等人的非命死亡。
小说的名字是《活着》,但却讲的是一个个关于死亡的故事,这似乎是一种矛盾.但小说并没有矛盾,活着的是徐富贵,死去的是他身边的每一个亲人,而也使得活着与死亡之间非常的具有张力.而余华笔下的苦难,也更加的凌厉,更加的凸现了.
余华是八十年代中后期先锋文学的健将之一,曾经以<世事如烟>,<现实一种>,<在劫难逃>等作品轰动了中国文坛.而他的这些作品,几乎都跟死亡跟苦难有关,特别是<现实一种>.九十年代初余华的小说向现实主义转型,但仍然离不开苦难的主题,如<许三观卖血记>,一个男人在几十年间卖了十三次血,且每一次都是由于不同的缘故,即使是在他已经不愁吃穿的时候,他仍然去卖血,因为他想再次的感受那种生活……(1998年阎连科的《日光流年》也很精彩,写的是一个三姓村里发生的故事.似乎是宿命,三姓村里的人都不能活过四十岁,于是每一任村长都为着活过四十岁而苦苦抗争,每一个村民也在为着这一人生大关而努力……)
于是,在余华的笔下,苦难与死亡是人生不得不正视的现实,而我们所要做的,就是好好的活下去。

电影
余华的小说《活着》,在九十年代中期被改编为电影,由余华和芦苇编剧,张艺谋导演,葛优和巩俐主演。
和小说相比,电影的最大特点,就是变得温情了很多,尤其是六十年代以后的那一部分,缺少了很多的批判的力量,而且,也使得影片的前后两部分似乎脱节了:以徐富贵的儿子的死为分界,影片的前半部分很有生命无常时的批判与力量感,但后半部分却充满了戏谑性,而且,小说里写的是一个个关于死亡的故事,但电影里的妻子、女婿、孙子都还活了下来,影片就结束于一家三代人一起吃饭的温情画面。
张艺谋是中国第五代导演中富有力量感的一个导演,像《红高粱》,他拍出了莫言的原著的那种力量感,甚至,他还通过画面摄影等方面的努力,使得电影更加的震撼人心(莫言的小说里到处充满着这种颜色性的描写,也充满着这种力量性的故事,这让学摄影出身的张艺谋更好的发挥了他的特长).我想,如果他能够自始至终的保持余华的原著的力量感,电影<活着>并不亚于当时陈凯歌的<霸王别姬>,可惜张没有,他前面的对于死亡对于历史的批判和力量被消解于后半部分的戏谑中,尽管也突出了时代的某一面.如二喜带着人来富贵家修理房子的那一段,在电影里先是有人告诉富贵似乎是二喜带着人也带着锤子等之类的到富贵家抄家了,然后富贵匆匆忙忙的和妻子家珍赶回家去,但回到家却发现是二喜正在和女儿一起刷着墙壁上的毛主席头像……小说原著中并没有这一幕,而电影的交代似乎是想突出那个张狂的时代的背景(二喜带人到徐家时的北京背景音乐是比较典型的六十年代的主流歌曲),但突然的大逆转却显得很搞笑,也消解了那种批判的力量。
不过,影片里还是有一些很出彩的地方。首先是葛优巩俐两个人的表演,特别是葛优,不得不承认他是中国大陆演员中的戏精了。无论是开始时徐的挥金如土,还是输掉家产时的落魄,还是历经一种种生离死别的痛苦等,葛都演的惟妙惟肖,而巩俐所扮演的妻子和母亲这一角色,把一个当时的历史背景下的女性的生存状态演活了,彷佛就是活生生的一个生活在当时的人出现在戏里面。
第二是对于时代背景的描写,很多的小细节,都烘托出了当时的情境。(相比于《孔雀》和《青红》,也更加的突出了张艺谋对于《活着》的改编的精彩.)
张的电影少了几许的死亡与无奈,多了几许的活着与希望,或许,活着,就是人生最大的希望吧。
 
P.S.这是一篇写于去年年底的文章,而今天在翻李道新写的那本《中国电影文化史(1905-2004)》时,一下子就翻到了李写的对于《活着》的评论:“显然,单纯的故事、舒缓的节奏和真实的细节,不仅使张艺谋电影禀赋了一种以理性和反思为特征的现代意识,而且使其沉痛忧郁的人文精神得到了成功的发抒。”
——李道新的这句话,明显的抬高了张艺谋,这也大概是这几年张艺谋的所谓的武侠大片的影响吧。
跟小说相比,电影改编把小说的悲剧意味,越是到了后面也是充满着温情的色彩,甚至有着丝丝的戏谑——狂欢式的戏谑是五六十年代生活的一个重要特征,电影却只是流于表面,而舍弃了小说本身的悲剧内涵。
想着今年张艺谋导演的《满城尽带黄金甲》,据说还是改编自曹禺的著名悲剧《雷雨》,而跟这部《满城尽带黄金甲》相关的宣传,也像当年的《英雄》、《十面埋伏》、《无极》等那样,已经在满天黄金甲了。
但是,个人还是很怀疑,张艺谋的这部电影。毕竟,戏剧原著是一个悲剧,而为了通过电影审查,为了迎合观众,张艺谋真的能够再现这部悲剧的精髓吗?也真的会不要钱,而再现一部悲剧吗?
此外,在《雷雨》中,最重要的人物实际上不是周朴园也不是周萍等,而是繁漪。但在这部改编的电影版里,似乎周朴园、周冲、周萍、繁漪都是配角,而主角是周杰伦扮演的身披黄金甲的将军(毕竟现在周润发、巩俐都已经是过气明星了,而周杰伦还大红大紫的,使用他当第一男主角更有票房保证)——对于这样的阵容,不大敢恭维。
张艺谋,还那么NB吗?
似乎更多是SB了,跟陈凯歌有的一拼。
最后,送两张(张艺谋和张伟平)一句话,请不要以为通过千方百计把观众骗入电影院就当自己是天下第一,也请在宣传自己的电影时候扪着良心说话。
  评论这张
 
阅读(20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