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木的声色时光

电影、文学、音乐

 
 
 

日志

 
 

光阴的故事——亚洲成长电影的六个瞬间  

2006-07-07 12:26:18|  分类: 发表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六一儿童节就要来临了,这曾经是一个让我们欣喜的节日。只是,曾几何时,我们渐渐的长大,渐渐的得到了我们的梦想,也渐渐的失去了很多,很多曾经的单纯,很多成长的美好。


回首成长的历程,不免有些唏嘘。而我们跟着亚洲电影一起,回到成长的过程吧,那些我们待在乡村的日子,那些远离的童稚和叛逆,那些曾经的暗恋和爱情,那些等待或回忆的时刻……

 

童稚


“世界太大了,由你出生当天起,童稚已每年渐远离”,《赤子》的歌词的最后一句,也是让人深有共鸣的一句,毕竟,我们孩童时代的童稚,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就逐渐的被岁月的风尘风干,被人生的喧嚣与躁动抚平。还记得在朴赞郁的《我要复仇》中,被水淹死的女儿的鬼魂对父亲的责问是:为什么你不教我游泳……成长的过程,也是一种成熟的过程,但我们在这过程里,也把童年时候的一些美好的东西所遗忘了,如童稚,而我们只能是在电影的影像里怀念,怀念那曾经纯真无比的岁月。


因为错拿了同桌的作业本,小朋友可以一次次的在那山路上奔跑,想找到同桌的家,想把作业本还给他,这就是伊朗电影《何处是我朋友的家》里所讲的故事。又如《风中飘絮》,一个孩子在暴风雨来临时,因为记得教室的窗户还没有关上,他坚持的跑回学校关窗户……而伊朗电影,因为种种的缘故,常常都是执着于这种坚持,对童真童稚的坚持,对过去的岁月的缅怀,而对成人世界的灰暗也在无形中表露出来。


香港电影《细路祥》,陈果的“香港三部曲”的最后一部,依然坚持的是现实主义的路线,但是,孩童之间的两小无猜的故事却是无比纯真的,尽管他们无法对抗现实的残酷——残酷是成人世界所面临的现实,而孩童,是以纯真的眼光一点一滴的看到了现实,也在现实中迷惘、妥协,也变得冷漠,陌生……也难怪,在《一一》的最后,才八岁的阳阳在外婆的葬礼上对外婆说:“婆婆,对不起,不是我不想跟你说话……婆婆,你知道我不知道的东西太多了,所以你知道我以后想做什么吗?我要去告诉别人他们不知道的事情,这样一定天天都很好玩……婆婆,我好想你,尤其是我看到那个还没有名字的小表弟就会想起你常跟我说,你老了;我很想跟他说,我觉得我也老了。”


不过有的人在中年以后还会保持着一种童真,如《菊次郎的夏天》中的小流氓菊次郎,就被以扮演凶残男人而成名并以暴力闻名世界的北野武演的栩栩如生,把那种小流氓的童真。

 

叛逆


随着年龄的增长,随着青春期的到来,叛逆心理也慢慢的滋长,孩童时代所受到的教育,在现实的面前也有不少的矛盾,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很美丽也很有吸引力,但外面的我们生存的世界里也有着不少的所谓的规则,让我们遵守,甚至是服从,而还年轻还以为海阔天空的我们就甘于这样的臣服于现实吗?于是,叛逆心理逐渐成为成长过程的一个重要部分,尤其是在男孩子的心里。


这是方枪枪生命里第一次和外面的世界交手——幼儿园。这个陌生的地方有种统一的标准正统治着所有的小伙伴们,就是贴在每个人名字后面的小红花,方枪枪愤怒了:不会自己穿衣服就得不到小红花吗?尿床是我自己能控制的吗?方枪枪号啕大哭,他孤独,他不懂这世界的规则,然而渐渐的他发现,在周围的小生命之间,有一种自由的情感正悄悄的奔放着,在那个灵魂主宰的内心世界,他无拘无束。于是方枪枪开始散发生命的热力与无穷的幻想,他脱下女孩的裤子给女孩打针,把小红花当成礼物送给他钟情的女孩……孩子想哭泣就能哭泣,孩子的幻想从来就会变成真的,孩子从不怕彼此的冲突和伤害,而方枪枪却被老师们当成了永恒的麻烦制造者……他会得到这世界的宽容吗?他是不是和已经长大的我们一样,已经懂得了怎样去和这世界和平相处,和别人保持安全的距离,已经学会不去用稚嫩的小手试图扳动粗壮的臂膀?对于长大后的我们来说,现实的生活像往常一样乾燥,但也是我们麻木的匆匆忙忙奔波的起点与终点,毕竟我们早已经自以为的掌握了一种不言而喻的方法去面对现实,也是逃避自己曾经的梦想。


出走的方枪枪最终得到了回归的认可,但他就能溶入那个被成人世界所改造的、所认同的现实吗?他的声音,就能够被听到吗?电影没有给我们答案,但我们的生活早已告诉我们,我们要怎么怎么做,才能得到认可,才能在生活里过得更好,尽管只是表面的平静。


而因为没有学会向现实生活妥协,可可和卷毛虽然已经沿着医院的围墙,走到了外面的世界,但为了使卷毛得到灵魂的解脱,可可拿出路上得到的手枪先射向太阳,而后开枪自杀。这射向太阳然后射向自己的枪,何尝不是射向观众射向世界的追问呢?二十多年前罗大佑就说过,我们不要被世界发明变成电脑儿童。而现实里,世界发明把我们早已变成电脑儿童,电脑少年,电脑青年……

 

暗恋


“亲爱的你是否曾记得自己曾是怎样的少女/是否记得自己曾是多么羞涩多么纤细/什么时候开始收集寂寞的诗句/什么时候开始用日记细细编织你的忧郁/什么时候开始陷入琼瑶设下的陷阱/什么时候决定今生只有一支恋曲/你像一朵静静的睡莲认真等待别人来获取芳心”。黄舒骏的歌曲,很舒缓很舒缓的表达着一个女孩的最初的心动,诗意而美丽,而这也是成长电影中的重要一部分。


还记得那个踩着自行车缓缓而过的女孩榆野卯月吗?她告别了家乡的纷纷而落的雪,来到了樱花灿烂的四月的东京的武藏野大学,为了那还未曾启齿的少女的羞涩的暗恋……清秀如许的她也常会参加一些课外活动也有人暗恋着她,她仍然是一个人淑女般的吃饭一个人轻悠悠的骑着自行车回宿舍一个人感受着电影里的喜怒哀乐……在闲暇的时候,她更会慢悠悠地骑着自行车到不远的一家书店买并不是很喜欢的书,只为那生命最初的心动与美丽……这几乎是一部只属于松隆子(榆野卯月的扮演者)一个人的影片,自始至终举手投脚间都是十八岁少女的纯真与清新,特别是末尾的一段雨中的骑着自行车及红伞下奔跑的场景,配之以古典的背景音乐,青春岁月的丝丝缕缕的快乐与幸福随着如注的雨水一泻而出。但这也是我们共同的电影,因为她的故事有着我们的影子,淡淡的暗恋,未曾开口也许就会分开,但心里总是留着一点淡淡的痕迹,留给午夜梦回时静静的憧憬,无论是一个人静静地悠悠地骑着自行车,或者是在所暗恋的人面前的狂喜与语无伦次,还是大雨中的狂奔(倾盆大雨更加能烘托出她那狂喜的一泻千里的心动,而雨过天晴的刹那空气里弥漫的也是青春的清新气息)……


也想起李秉宪、金度妍主演的韩国影片《记忆中的风琴》,影片讲述的是一名女学生暗恋老师的少女情怀总是诗的故事。少女康俞在第一次在山路上碰到从汉城调来的金老师时,就暗暗的喜欢上了他,后来他当上她的老师后也使她的这份少女情怀更加的强烈,于是,她会一个人到山野间忘情高呼也会一遍遍的在心底自问为什么老师会碰我,她会跑到办公室把金老师办公桌上花瓶中的花扔掉而插上了自己所采回来的野花,她会在春游时特别为金老师抱来家里正在下蛋中的母鸡而又因为母鸡掉进小溪而跳了下去,她也会在校运会上明明抽到了“与校长同跑”的纸条却拉起金老师的手狂奔而又在众人的取笑中羞涩得脸红耳赤……少女的诗般情怀在悠悠扬扬的风琴声中缓缓地倾泻出来,而也缓缓地展示了一段生命中慢慢流淌而过的诗般的青春岁月,一不经意间流逝而过的青春但仍留下淡淡的痕迹,伴随着“Don’tbreak myheart……”的深情歌唱的阳光丝丝缕缕的午后的默默的追忆与回味。


唯美影评者洁尘就说过,《心动》是我们共同的初恋。何尝,像《四月物语》等不也是刻着我们共同的回忆呢?

 

爱情


暗恋很多时候并不能走向爱情,或许你只是在不合适的时候遇到了合适的他,也喜欢上了他,但又有种种的缘故让你们并没有走向爱情。而相对于最初的心动,爱情常常都是姗姗迟来,甚至是不经意的到来,但也许我们也会不自觉的与爱情擦肩而过……


很是喜欢《沙罗双树》中的爱情,无论是俊跟夕之间的纯真如那缕缕温和的沐浴着奈良小城的阳光的初恋,还是夕的父亲与姑姑之间的夹杂着亲情的爱情。在那天夕和妈妈回来的路上,妈妈跟夕讲了一个故事:以前有一对兄妹相依为命,妹妹很喜欢哥哥,以为可以天长地久在一起,但有一天哥哥结婚了,并有了一个超级可爱的小天使,但哥哥不再回来了,嫂子也一天天的消沉下去了,于是那个超级可爱的小天使让给妹妹抚养了……夕的声音很淡很淡,我知道,难怪妈妈你的声音带着那么浓的关东口调……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她们刚好走出了回家路上的一条小巷,原本在小巷里的有些阴暗的阳光突然的明亮,彷佛一切都那么的真实而晶莹剔透了,在温和的阳光里,很暖和很暖和。而在一个静悄悄的小木屋旁,夕也第一次的吻了俊,俊有些木纳——少男少女的初恋,虽然有着多年的相处,但来临的时候还是那么的突然那么的惊喜,也那么的平淡,平淡的如那温和的阳光。最精彩的是在那一年一度的沙罗节上,夕和众人一起做着简单的动作,一遍遍的重复着,而俊,则在旁边维护着秩序,俊的妈妈和夕的妈妈,也在旁边给夕鼓着气。下雨了,很突然的一场大雨,但也下的那么的让人兴奋而开心,俊也到了夕的身边,跟着夕一起的吆喝着,重复着那简单的动作……这是一段长达六分钟的长镜头(影片里不少的长镜头场景),人物的动作尽管简单,但是他们的心情在这场雨中的节日庆祝里得到了释放,如同他们之间的爱情。


岛津和阳子,一对结婚数年的夫妻,一对日常生活里缺乏语言交流的夫妻,却在丝毫说不上传奇的日常生活的小细节里彼此感受着爱情。“看见独自走路的阳子,结婚后第一次看到独自一人的阳子……觉察到没有我,阳子仍然可以生活在这世上,虽然这是很正常的事,却仍然令我感动……”岛津是个摄影师,但没有固定的职业,而阳子在一个办事处做事,是个美丽而敏感的女人。每天,妻子上班后,岛津便背着照相机到城市的各个角落去拍照,一次他无意间看到在人群中的妻子,那是结婚以来第一次看到妻子不在自己身边的模样,这个粗糙的男人心中突然涌起莫名的感动……《东京日和》,就充满着一点一滴的这样的小小的细节小小的感动,尽管没有接吻,没有示爱,没有爱的只言片语。


年少的时候在琼瑶的小说里沉醉也以为爱情是轰轰烈烈的,但随着岁月的流逝也更多的明白了那种铭刻在日常生活深处的平淡的细节里所折射的丝丝的诗意的美丽温馨。而真正学会懂得如何去爱别人,他也就长大了。

 

等待


关于等待,很喜欢那首叫《驿》的歌曲。前面只是黄舒骏浅浅的道白,如同在叙述着一幕电影里的场景;然后是林慧萍那轻柔而低回的歌声,伴着淡淡的吉他声。穿着白衣裙的女子,斑驳的皮箱,空旷的候车室,半截粉笔,褪色的木椅,这是一首电影一样的歌曲,有关三十年的憔悴,有关岁月,有关执着,有关爱情。当然,最最重要的,是有关于等待。等到连永远都看透。却依旧带着梦放弃。


而何尝,我们不也在成长的日子里一次次的等待呢?等待着下课等待着放学等待着游戏等待着长大,等待着春天的花开秋天的风冬天的落阳,等待着下一次的等待。
还记得沈从文的小说《边城》吗?小说的结尾,是写翠翠的等待,“这个人也许永远不会回来了,也许‘明天’回来……”是否回来已经变得不是那么的重要,最重要的是,翠翠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在渡口等待着,她会变成古人传说中的那块望夫石吗?凌子风在八十年代前期也曾再次的把这个故事搬上了银幕,有国画之风的构图使得翠翠的这种等待更加生动的呈现在银幕上,流露着淡淡的哀愁,但是很静谧,很安然……也难怪,侯孝贤后来说沈从文的自传让他得到了很多的灵感,而创作出《童年往事》、《恋恋风尘》、《悲情城市》等优秀的作品。


张士豪在孟克柔家楼下的孟克柔的妈妈摆的水饺摊买水饺吃,买了很多水饺,尽管他吃不完那么多,只是因为他想看着喜欢的孟克柔开灯、关灯,而他就在楼下静静的等待,等待着她一天天在重复的事情……偶尔,他也会跟孟克柔的妈妈闲聊,但在她妈妈的热情面前他显得是那么的腼腆……影片的最后,孟克柔看着张士豪的身影心里泛起一丝丝的憧憬:“看着你的花衬衫飘远,我在想,一年后,三年后,五年后,我们会变成什么样子呢?……虽然我闭着眼睛,也看不见自己,但是我却可以看到你……”很喜欢这部《蓝色大门》,而何尝,蓝色大门,不也是我们青春时期的忧郁的那扇青春之门呢?


年少的时候,我们总是有着种种的憧憬,也常常的等待,等待着心爱的人从前面经过,心里恨不得时时刻刻的看到她,或者是期待着他走过但又不敢让他知道,就如《童年往事》中的阿孝咕在当小混混的同时心里也悄悄的有了等待,等待着那个纯净的吴素梅从旁边经过,然后自己踩着自行车慢慢的跟在她的后面,甚至等她回到了家,他也故意的技巧性的踩车给她看到,又如那个暗恋着张士豪的林月珍……

 

回忆


发黄的像片古老的信褪色的圣诞卡,年轻时为你写的歌恐怕你早已忘了吧?谁说老年人才有回忆,谁说回忆是一种不成熟的表现呢?高晓松27岁的时候就已经回忆,而创作了一首首的关于校园生活的歌曲,也引领了校园民谣这股热潮;我们的第六代导演们也喜欢回忆,喜欢用他们的镜像表达成长的所见所闻所感,张扬的《昨天》就是演员贾宏声的年轻时代的生活,贾樟柯的《小武》也是他的故乡的故事的再现,《站台》是献给他的父亲的,写了一代年轻人的迷惘与失落、无奈……


岩井俊二的《情书》,两个女孩爱上同一个男人的故事,但充满着回忆,因为那个男的早已在一次登山事故中遇难。渡边博子深深的怀念遇难的未婚夫藤井树,而给他写了一封寄往天国的情书,但却被一个同名同姓的女孩藤井树收到并写了回信,于是心存疑问的渡边博子到那个她不曾到过的未婚夫的故乡追寻事实,并在跟女孩藤井树的不断通信中了解了男孩藤井树的过去,也开启了女孩藤井树的尘封的记忆,一段不自知的暗恋……过去的一切并不止是美好的,但经过时间的冲洗,过滤掉了悲伤,而只是留下一下美好的东西,珍藏在心灵的深处,留待偶尔的回忆。


《在世界中心呼唤爱》也是关于回忆的作品,在回忆中寻找爱情,在回忆中懂得珍惜……朔太郎在一个暴风雨来临前突然得知未婚妻律子失踪的消息,而在寻找的时候突然想起十多年前的初恋,也想起那个病逝的初恋情人亚纪想起那段久违的往事……在回望的过程里,他渐渐懂得了珍惜,也在暴风雨过后和律子一起来到了世界中心,大声的说“我爱你”,既完成了一椿多年前的心愿,也使得眼前的爱情更加的甜蜜美好温馨幸福……


或许,最让我们心动的还是《心动》里的回忆,从影片开始时候的借用杜拉斯的小说《情人》的开头,到中间借构思剧本而不断的回想往事,再到重逢后他留给她的那叠照片,还有那句话,这些都是想你的时候……云淡风轻,逐渐拉远的镜头里的人物和景色都逐渐的被抹上了金黄色,仿佛是被岁月冲洗后的记忆,柔和而美好……而那条昏暗大路灯下的小巷,小巷里的急促的初吻,父母的以爱心所包装的责骂,何尝不也是我们走过的日子呢?


永远的活在回忆里的人是长不大的孩子,但没有回忆的生活也是可悲的,往事如烟,但是总要有些随风有些入梦有些长留在心中,于是有时遗忘有时惆怅有时唱。

 
——发表于2006年第6期《银幕内外DVD》
  评论这张
 
阅读(1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