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木的声色时光

电影、文学、音乐

 
 
 

日志

 
 

凯歌年度?——关于中国电影的质疑与思考  

2006-04-14 08:13:57|  分类: 华语视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几天去了一趟北京,去了趟北影、北大和中国电影资料馆,也重温了一次马俪文导演的《我们俩》,然后回来路上又去了一趟北影门口的书摊买了几本杂志和一份报纸,即《电影艺术》(第2期)、《中国银幕》(第4期)、《电影》(第4期)和《中国电影报》(4月6日,第13期)。(后来还去了一趟中国传媒大学,想买《当代电影》,但是以前的已经卖完了,而最新的还没有出来)
这些电影媒体都不少的涉及到中国电影,而读了之后,心里不少的质疑与思考吧,对于中国电影的何去何从问题的——2005年是中国电影100周年,但100年之后呢?
 
“砸下3.6亿人民币,请来周杰伦、周润发、巩俐跟张艺谋一起玩艺术?鬼才相信。《黄金甲》它就是一部野心勃勃的商业大片。”(《中国银幕》,第22页)
第一眼看到这句话,感觉有些恶心,尽管这是由中国电影集团公司和国家广电总局电影频道节目中心主办的杂志里刊登出来的。
3.6亿人民币?真的有这么多吗?《无极》号称花费了3.5亿人民币,但实际上是否花费了这么多,还是宣传罢了?《无极》的电脑特效是有目共睹的,如果真的花费了3.5亿,恐怕也太多的是砸了,砸的不仅是陈凯歌的名气,还有票房——《无极》在国内公映票房在2亿多一些,但也引来了无数的口水,在法国公映后据报道也是口水不断的。
3.6亿,超于《无极》的3.5亿,这又是中国的“第一大片”了,可以说是前无往者(毕竟中国电影才101年而已,很多老前辈都还在,不能说是古人吧,只好借用往者这个词),这大概又是一个宣传的很大策略了,可想而知,到时候的媒体又以这大做文章。
更加重要的是,3.6亿,这个数字有多少的水分呢?跟《无极》相比吧,周润发、巩俐是国际大影星了,片酬大概比张东健、真田广之的高,周杰伦的片酬跟谢霆锋的相差不大,但《无极》还多了一个重要演员张柏芝(《黄金甲》的女主角还是新人),更何况,《无极》还有大量的场面、群众演员等,而当时的拍摄过程也遇上不少的麻烦……《黄金甲》主要场面在那个花海,据说花费了200万人民币,但当年的《英雄》不是也在不少的场面做了不少的文章吗?《英雄》的花费是2400万美元,大概2亿人民币,《黄金甲》就真的是《英雄》的差不多两倍吗?(请不要告诉我,周润发、巩俐两个人的片酬每人一亿,所以花费了这么多)
中国的所谓大片,《英雄》的花费是2400万美元,到了《无极》,3.5亿,现在的《黄金甲》号称砸下3.6亿,是不是在相互的攀比相互的烧钱呢?记得当时《无极》在戛纳电影节上放映了11分钟的片花后,《南方都市报》刊文说中国电影进入了烧钱时代。难道烧钱时代真的来临了?
但主要问题是,中国电影真的烧了这么多钱吗?中国电影也能够烧得起这么多钱吗?影片的质量跟烧钱的多少并不是就一定成比例的增长,马俪文的小成本制作《我们俩》就拍摄的很好很精彩,路学长的《租期》除了不够大明星(其实潘粤明在中国大陆电影中还是小有名气的)之外何尝不是一部商业电影呢,而故事也讲的扎实……再看看我们的大制作,《英雄》的人物变成了符号,也缺少了灵性;《十面埋伏》、《无极》的故事就讲述的很差,就像是台湾舞台剧电影《暗恋桃花源》中所说的,你们拍的悲剧让我们看起来想笑(但却不能笑中含泪)……
3.6亿对于正处于低潮时期的中国电影来说不是一个小数目,如果可以的话,请用一部分来拍摄一些小成本的好电影,如果没有砸下这么大的成本的话,请不要在宣传上鼓吹——去年年底的《看电影》等对《无极》的鼓吹已经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小心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而且还会赔了夫人还折兵的。
(至于媒体对某部电影作品的捧,这已经是一个非常普遍的现象了,但那部被捧的作品,在他们的眼里,就一定是那么的好吗?)
 
“1.中国电影产量再创新高:国产电影故事片产量达260部,年增长幅度22.6%。”
“4.国产影片放映份额和市场份额继续提高:国产片票房达到总票房的60%,连续第3年超越进口大片,票房年度冠军也再次为国产片夺得。”(《电影艺术》,第8页)
这两句话出自于尹鸿、詹庆生的文章《2005中国电影产业备忘》,而它们的小标题是“引言:凯歌年度”。但是,从表面的数字上来说,这是非常值得高唱凯歌的吧,但是这些数字的背后呢?
中国的国产电影产量达260部,我们能够看到的有多少部?无论是电影院中放映的还是只是出了DVD的——一部真正意义的文学作品是需要读者的,对于电影也是需要观众的,我们不是需要浮夸风,要每年比上一年增长多少部作品,我们更加关心的是,我们的电影去了哪里,我们的电影质量如何。还有,为什么那么一些中国的好的电影在电影院只是每天放一两场,而不过十天半月的时间就不再上映……
至于放映配额和市场配额,我们也值得如此的高唱凯歌吗?韩国电影界现在正在为电影配额的事情在抗议,他们韩国在大概150天的本土电影放映时间里却取得了50%甚至60%的市场份额,但我们的放映份额大概在2/3,而取得的市场份额也只是60%;还有,很多小成本电影、艺术电影都可以在韩国的艺术影院甚至普通电影院公映,但是我们的呢?
想起罗大佑的一首歌曲,《超级市民》:
“那年我们坐在淡水河边
看着台北市的垃圾漂过眼前
远处吹来一阵浓浓的烟
垃圾山正开着一个焰火庆典
于是我们欢呼——亲爱的台北市民缤纷的台北市
垃圾永远烧不完大家团结一条心”
 
在这个如此浮躁的时代里,我们需要的是真诚,是真实,而不是无穷的攀比,不是虚假,不是高歌,毕竟,我们的中国电影还没有进入这个值得高唱凯歌的时代。
中国电影100周年过去了,请让第二个100年的时候,我们的后人们还有很多关于这时代的中国电影的回忆,但不是喧嚣的回忆。
  评论这张
 
阅读(4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