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木的声色时光

电影、文学、音乐

 
 
 

日志

 
 

诚恳——《我们俩》《租期》及中国电影等  

2006-03-22 23:54:45|  分类: 华语视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近看了几部电影,突然想着要说点什么,毕竟在看电影的过程或者看完以后有过不少的想法,尽管有些想法只是一闪而过的想法吧。

 

《上海滩十三太保》

张彻导演的八十年代的新作品,集中了张彻在邵氏时代的众多男明星,如王羽、姜大卫、陈观泰、李修贤、狄龙等,加上影坛新秀刘德华(是的,是我们熟悉的华仔,当年的他在影片里白白净净、不苟言笑的,与现在的他相比有了很大的分别),共同的创作了这部演员们走马观花般出场的影片。

影片延续了张彻多年来电影的阳性与暴力(吴宇森后来学习师傅张彻而拍出了《英雄本色》、《喋血双雄》等作品)——上海滩十三太保,除了狄龙所扮演的教头之外,其他十二位一一的惨烈被杀或者自杀,尤其是烟嘴被杀与快刀自杀那两幕,更是惨烈且豪气,而少爷杀大豹、快刀杀小豹这两场,也是非常的血腥(不过还没有《十三太保》中姜大卫被五马分尸时的血腥惨烈)……

感情戏依然是张彻电影中最被忽略的一部分,唯一的一段爱情也只是在刘德华所扮演的学生在临死前的短暂而美好的回忆中……

张彻拍完《上海滩十三太保》后,还跟大陆的演员徐小健等合作,拍摄了《大上海1937》、《西安杀戮》等作品,少了很多的血腥与暴力,而多了些许的温情。

 

《野兽刑警》

《精武英雄》让李连杰跟袁和平这两个名字再度的辉煌(N年后他们再度合作了电影《霍元甲》,但过多的说教及陈旧的武打使得这部作品沦为了二流之作了),但是有多少人记得这部电影的导演陈嘉上呢?

陈嘉上成为香港电影中的新导演代表之一,却是因为这部描写警匪的作品《野兽刑警》,它获得了当年香港金像奖的最佳电影、最佳导演、最佳男配角(谭耀文)等五项大奖,更重要的是,也成就了陈嘉上和林超贤。

影片拍的很灰色,但是感觉更加的真实更加的人性化,尤其是最后那里黄秋生拖着灯管在通道中喊着图钉华,我来找你了的那段,更加是精彩。

但是有些可惜的是,现在香港电影中缺乏了如此华彩的镜头缺乏了如此经典的电影作品了。

 

《我们俩》

没有看过马俪文导演的《世界上最疼爱我的人去了》,只是知道是根据张洁的小说改编的温情作品,不是很喜欢张洁的《沉重的翅膀》之类的改革小说,而更喜欢她的《无字》等这些描写亲情的作品。《世界上最疼爱我的人去了》讲的是亲情,而马俪文的最新电影《我们俩》尽管表面上讲的是一个老太太与她的房客之间的从相互排斥到互相关怀担心的关系,实际上讲的还是亲情,还是人与人之间的那种诗意的亲情。

影片拍的很感人且情节毫不不拖泥带水的,只是可惜影片只有80来分钟,但很诚恳的讲述了这样的一个人与人之间的情感故事,尤其是通过一些小细节,如影片中的那只小狗,是小马无意中遇到一个老人被孩子们送走时而看到的,那只小狗跟那位老人有种依依不舍的情谊,但还是被分离了,而老人的眼神里有种无声的失落;而小马捡回小狗后开始还没有被老太太所认同,甚至还一度小马把小狗放在了街上留给了别人,但最后,这只小狗又回来了,陪伴着老太太……

故事讲的很好,虽然这种老少两代相互冲突相互和解的作品已经有过不少,而值得一家人静静看看想想。

 

《卡拉是条狗》、《租期》

路学长的第一部作品《非常夏日》我没有看,而《卡拉是条狗》也是前天看的,而《租期》则是今天上午看的——第六代导演中本来我关注的更多是贾樟柯、王小帅、张元他们,而现在,路学长让我更加的看到了中国电影的希望。

《卡拉是条狗》感觉就是池莉的小说《烦恼人生》的电影版,一个中年男子一天之间的灰色生活,很多的不如意,无论是老婆还是孩子还有生活,用他自己的话说是,他的生活还不如那一条狗。其实,生活还不如那条狗的何止是老二一个人呢,还有他的老婆等……池莉写过《烦恼人生》后还写了一篇小说叫《冷也好热也好活着就好》,而《卡拉是条狗》里的一家人甚至还有杨丽等,也是类似的状态生活着。

《租期》仍然是讲述小人物生活的故事,一个几乎破产且面临追债的青年遇见一个小姐而租她当一个星期的未婚妻而带回家见他的父母,而发生了一系列的事情,并两个人逐渐的产生了感情……《租期》的故事讲的非常的流畅,剧本也写的很扎实吧,而且,导演路学长很诚恳很认真的叙说了这个边缘人的故事,有一点点的煽情,一点点的幽默,但同时让人在笑的时候却心底在流泪了——优秀的喜剧不是让人笑,而是让人笑的时候流泪,而《租期》不是喜剧,却在某方面有着优秀的喜剧的特性,而让人在看完后笑过后还心里有些思考的余韵……

《卡拉是条狗》,还有《租期》,让我深深的喜欢上了路学长的电影作品。

 

这些天我看的这几部电影让我看到了中国电影的希望,但是同时,也让我思考这几年的中国电影怎么了。

急功近利。电影首先是一门工业,然后才是一门艺术,但是,电影不仅仅是工业不仅仅是赚钱的工具,而还有另外一些可贵的东西被包含在里面。但是,很不幸的是,我们的眼睛都大大的瞪着那个“钱”,都想着拍一部所谓的大片而取得票房上的成功,甚至为了票房成功而不择手段的宣传等。其实,所谓的商业片不一定是大片,有些小制作同样可以获得不薄的盈利,而相反的,我们这几年不少的所谓大片大制作,尽管在票房上取得成功,但是却丧失了不少的艺术个性,甚至连电影的故事也没有用心讲好……相比之下,像《我们俩》《租期》(其实《租期》整个故事就讲的很讨好很商业化,但很诚恳很用心)这些用心讲故事的作品,却是无法得到重视的——我们这两年每年在高呼出品了两百多部电影,但是我们真正能够看到的有一半吗?还有另外一半呢?我们也高呼我们的年度票房比上一年多了5亿,但是我们13亿人,取得20亿的电影票房,就真的值得那么兴奋吗?更何况我们这个年度票房中不少还是外国电影所取得的成就。想想韩国,在电影配额即一年146天的限制下,还是取得了过半的票房份额,而我们实际上有大部分的时间大部分的电影院电影厅都是在放大陆香港电影,才取得如此的成绩,假如我们有一天也放开电影市场呢?

电影审查。电影审查是中国电影现在所必须面对的一个问题,而且是一个影响重大的问题,不仅仅是对于中国大陆电影,还有香港电影,如杜琪峰导演的《黑社会》,公映前被称为黑帮的史诗性作品,而香港电影人文隽也曾在《南方都市报》撰文表示同步公映这是一件可喜的事情,但是,随着大陆版《龙城岁月》跟香港版《黑社会》相比,已经被删改的很多很多,包括结局,包括一些角色的身份等,最大的变化就是古天乐在《黑社会》中是黑社会的新一代的核心人物而在《龙城岁月》中却成为了警方的卧底——再现了2004年的《江湖》的命运。在这样的条件下,香港电影如何重新得到当年的辉煌呢?

媒体秀。中国的娱乐媒体在无意中充当了中国电影“杀手”的帮凶了,胡吹乱捧某部电影作品已经是屡见不鲜的事件,即使是报道某部电影获得了多高的票房记录也省略了一个重要因素,即票价,只有结果,没有过程。像去年的《看电影》杂志,就对我们某部所谓的大片给予了无比“崇高”的所谓的“极限”的评价,而更讽刺的是,周黎明在2005年的一期《看电影》里谈到台湾电影时曾经说过,台湾媒体的胡乱吹捧也是台湾电影走向没落的一个重要因素,而《看电影》杂志,还有《南方都市报》等一些媒体,还是这样的对我们中国电影拼命的送上鲜花和掌声了……

2005年是中国电影的100周年,我们为我们的电影圣殿贡献了《无极》等这类所谓的大片,而把《我们俩》、《租期》(这部电影在2005年上半年已经完成后期制作)等这些小制作给雪藏了,这就是我们所需要的100周年纪念吗?

诚恳,我们大陆电影急需的是这个,而不是所谓的大投资大制作。几部大制作并不能救中国电影,但用心讲故事诚恳拍电影,至少还可以让越来越多的人走进电影院(中国看电影的人并不少,但他们主要是看盗版影碟),而且不会让人看完电影出来就是一片片的大骂的声音。

我们大陆还有第六代,但请给他们机会!

  评论这张
 
阅读(9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