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木的声色时光

电影、文学、音乐

 
 
 

日志

 
 

半生缘——香港电影二十年十大经典之文艺片(下)  

2006-03-20 13:32:06|  分类: 香港电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阿飞正传》

王家卫的导演处女作,是黑帮片《旺角卡门》,也是在吴宇森的“英雄”、“喋血”系列,林岭东的“风云”系列的夹缝中寻求突破的将爱情与黑帮结合的作品,而在黑帮片的基础上添加了不少的爱情的佐料,而往后的影片里所表达的疏离、末世感等也有了雏形。

《阿飞正传》是王家卫的成名作,也是最具有代表性的作品之一——往后的王家卫的电影,都是在《阿飞正传》的所表达的主题的基础上延伸,包括前两年的《2046》。

台词。《阿飞正传》里留下不少的经典台词,最典型的是由张国荣所扮演的阿飞所说的两句:“世界上有一种鸟生下来就没有脚,它们一生都在飞翔,无法着地。它们一生中唯一着地的一次是它们死的时候”、“在1960416日下午3点前的一分钟,我们曾经在一起,我会记得这一分钟,我们就是这一分钟的朋友,这是你无法否认的事实,因为已经过去了,过去的事是无法否认的”。

时间。影片的开始,就是听到空荡荡的传来的脚步声,还有时钟的滴滴答答的响声,营造了一种人物内心的空虚与孤独感;此后,关于那个时钟,还不时的出现于镜头里,甚至不少的是特写。“对流逝的时间的挽留,专注自我存在的每一时刻,感受这每分钟的自我,是阿飞们的生活意义”,诚如论者所说吧。

镜子。影片里潘迪生出现了两次在镜子里的镜头,第一次是跟张国荣躺在床上的时候,第二次是自己对着镜子自恋……花容月貌,却只是镜花水月一样的随风飘逝,就如影片里潘对刘嘉玲所扮演的舞女LULU所说的,以前我也这样过……其实揽镜自恋的不仅仅是潘,还有张国荣、梁朝伟等人扮演的角色——流水它带走光阴的故事改变了他们,就在那多愁善感而初次留恋的青春……(《东邪西毒》中还有张曼玉窗前的自怜自语的镜头,也很有感觉。)

梁朝伟。梁朝伟在影片的最后出场,而且只是出场了三分钟左右,而他就在那个狭小的小空间里揽镜自怜……梁的出场对于当时来说是让人觉得很突兀的,但是对于后来的王家卫的电影作品来说却是一个序幕,因为梁朝伟所扮演的周慕云还延续到了后来的《花样年华》、《2046》等。

《阿飞正传》还有很多的可以言说的,值得记忆的,实在是王家卫电影中的经典,也是香港文艺片中的经典之作。

 

《滚滚红尘》

“起初不经意的你/和少年不经世的我/红尘中的情缘只因那生命匆匆不语的胶着/想是人世间的错/或前世流传的因果/终生的所有也不惜获取刹那阴阳的交流……”很多年前就听过这首歌,非常的喜欢,陈淑桦的声音里多了几许的无奈,而罗大佑却是沧桑,而吻合了三毛所创作的歌词的词境(借用一个古代文学评论的术语)。后来还听过罗大佑跟袁凤瑛在香港演唱会上演唱的版本,感觉袁唱的远远没有陈的好(但袁唱的《天若有情》感觉比凤飞飞的国语《追梦人》好)。

第一次看到电影《滚滚红尘》时还是年少,很多东西还不能看明白,只是记得林青霞跟秦汉所跳舞的那一个场景;第二次看的时候已经是读大学,喜欢看张爱玲的小说,而也有所了解了张爱玲跟胡兰成之间的往事,也知道三毛写《滚滚红尘》写的就是张与胡的爱情,那段烽火中的没有结果的爱情,或许就印证了张自己所写的短篇小说《爱》吧。张爱玲四十年代的代表作之一《半生缘》,五十年代张爱玲到了美国时还改写为《十八春》,也多了曾经跟胡的爱情的影子。

香港电影新浪潮的代表导演严浩把《滚滚红尘》搬上了银幕,而且,严并没有把秦汉所扮演的文人一棍子打死的定位于所谓的“汉奸”,而是比较客观、人性的刻画了中国仅现代历史中某些边缘夹缝人的处境和心态——实际上,这种边缘夹缝人不仅仅是存在于三四十年代的胡兰成身上,还有周作人、胡适,还有存在于我们1957反右派斗争、文化大革命时的很多人的内心之中。如林青霞跟张曼玉所扮演的这对好朋友,林能在极度凄苦的状况下还破涕为笑,说出“心被狗吃”的戏语,而张则能笑着飘着,与爱人一起共赴国难,虽死不辞。

“来易来去难去/数十载的人世游/分易分聚难聚/爱与恨的千古愁”,这何尝不是呢?

 

《半生缘》
许鞍华八十年代初曾经改编过一部张爱玲的小说,即《倾城之恋》,小说改编非常的忠于原著,而把文学的韵味搬上了银幕,并重现了白流苏与范柳原谈情说爱相互算计的过程,而直到战争的出现,他们才真正的坦诚心扉而结合一起成为患难鸳鸯……张爱玲的小说原著很精彩,在描写心理的时候,而电影改编最大的特点也是在这里,而缺点就在于剧情单薄了一点点。

九十年代初关锦鹏把张爱玲的《红玫瑰与白玫瑰》搬上了银幕,而类似于《倾城之恋》的是,文学韵味过于的浓厚,忠实于小说原著,而少了电影的意味(2005年关锦鹏改编王安忆的小说《长恨歌》则走向了另外的一个极端,简直是借小说的人物关系,而另起炉灶了)。

许鞍华再度改编张的小说,是《半生缘》,依然是忠于小说原著(结尾部分改编的更加合理合情),再现了张爱玲的小说“本色”,但是更加可贵的是,电影改编通过各个细节和场面,把这部小说给拍活了,尤其是那只贯穿了影片始终的手套。

故事里顾曼桢说:“下雪的日子,我好像看到一个人像世钧,但一转身,又不见了。如果我们俩结婚生子,很顺利的话,我们之间也就不成其为故事了。”而电影也细水长流的淡淡叙说了这段两个人的数十年的爱情,彷佛就是半生的日子,兜兜转转,就像是罗大佑跟林夕创作的《似是故人来》所唱:“俗尘渺渺天意茫茫/将你共我分开/断肠字点点风雨声连连/似是故人来/何日再追何地再醉说今夜真美/无份有缘回忆不断生命却苦短/一种相思两段苦恋半生说没完/在年月深渊望明月远远想象你忧郁”。

 

《甜蜜蜜》

依然是兜兜转转的宿命轮回的爱情的故事,但较之于《半生缘》的浓厚的文艺味道及挥抹不去的末世悲凉感,而多了一些在陌生的城市里相互偎依取暖的温馨,也多了兜兜转转后蓦然回首依然重逢的幸福感。

影片中的细节不错,给人很深刻的印象,一是那辆黎明所骑的自行车,有一次黎明骑车摇着铃铛而张曼玉一边坐在后面轻轻哼唱着《甜蜜蜜》这首歌一边轻晃着长腿,非常的清新而动人;还有《甜蜜蜜》这首贯穿了影片的始终的歌曲,联结了影片的叙事,也联结了两个人的缘分……

还有影片的结尾,虽然相比于日本电影《沙罗双树》的结尾来说过于的讨巧做作,但也很温馨而动人。

 

《游园惊梦》

杨凡的2001年时的作品,契合了汤显祖的400来年前的戏剧原著《牡丹亭》中“游园”“惊梦”这两出戏,并着力于表现了人性”“灵魂”“奈何三者之间的关系而展示了人性深处的情与欲……

更何况,还有苏州园林的迤逦风光,以及昆曲中的奢华戏服等,都是影片中的华丽而精彩的一笔。

“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曾经的繁华,明天的荒凉,都在杨凡的影像里铺排着……

 

香港电影的文艺片在九十年代走到了顶峰,而也不可避免的走向了下坡路,就像是香港电影本身一样,有些遗憾,而期待着好的作品重现当年的文艺片的经典与辉煌。

  评论这张
 
阅读(1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