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木的声色时光

电影、文学、音乐

 
 
 

日志

 
 

白衣飘飘的年代——怀念校园民谣  

2006-03-09 10:22:23|  分类: 左读右听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曾经读过一篇关于日本电影《情书》的随笔,它说到:“《情书》拉开了被阳光关闭的窗子,带起我们对人生少年时那种绝尘的怀念。它犹如一支牧歌童谣以其平淡直白升华为唯美的意境。”读这句话的时候,我仿佛想起了我的少年时光,也想起一些曾经在我的生命里流淌的校园民谣——温润的心,恍若沐浴在温和的轻柔的春风中。

记得第一次读琼瑶的言情小说,是她的《彩霞满天》,那是一个发生在澎湖列岛边的一座小城的故事。是的,澎湖列岛,一个很熟悉也很温馨的地名——是《外婆的澎湖湾》,那是潘安邦的童年故事,叶佳修的代表作,台湾校园民谣运动的纪念碑,乡土情怀的音乐写真,童年生活的纯真回忆,影响一代人的不朽之作。那时也不少次的怀想着我的外婆会柱着杖带着我在海风轻轻吹拂的海滩上漫步,而也一直觉得很遗憾的是我的家乡离海边还有好几公里……而那时台湾的新电影运动的导演们,主要也是拍摄这类具有历史烙印的个人成长经验的电影,如侯孝贤的三部代表作,《冬冬的假期》来源于编剧朱天文的童年生活,《恋恋风尘》则是编剧吴念真的真实的初恋故事,而《童年往事》是导演侯孝贤对自己早年在凤山生活的真实再现……它们在时间和空间上都深深植根于最能引起台湾人心底里那丝乡愁离绪之处,也忠实的呈现了我们几乎都曾拥有过的生活体验,而带给我们不可言喻的亲切感……七十年代中后期台湾的校园民谣,也以同样的方式感动着我们。只是遗憾的是,生于八十年代的大陆的我,不能亲身体验台湾校园民谣风的洗礼,只能是在八十年代末听着少了“福利社里面什么都有就是口袋里没有半毛钱”的第二段的《童年》长大,而也错过了黄舒骏的“当大余吻向了宝笙的唇边我终于了了一椿心愿/只是不知道小童的那个秘密是否就是蔺燕梅”的充满着马不停蹄的少年情怀的忧伤的未央歌。不知道,是历史错过了我们,还是我们错过了历史。

终于,在初中时赶上了轰轰烈烈的大陆的校园民谣风。1993年的毕业晚会上,老狼以一首《同桌的你》在一瞬间轰动了校园轰动了乐坛也轰动了大陆,几乎成为校园民谣热潮中的至高点。就像是侯虹斌所说的:

“这一年,大学校园里的空气里似乎流淌着一点点感伤而真诚的气息。说不出为什么,只是草坪多了些人弹着吉它,唱着一曲名为《同桌的你》的小调。老狼不经意间红了起来,他给人们带来的记忆,是生命已经缓慢地流淌过去了,还留在杯底的那道淡淡的茶迹。偶尔翻翻,不一定能感动别人,但一定能感动自己。
那时年轻的我们正在夕阳底下注视树叶清晰的脉搏,看她翩翩地应声而落;正在徜徉在琴弦一般的校园小径上,等待着心仪的人的出现;正在为那青春令人窒息的美而放声歌唱或肆意感伤——校园情怀极其适时地表达在《校园民谣》中。远处,又有年轻的孩子很认真地唱:‘青春的花开花谢让我疲惫却不后悔/四季的雨飞雪飞让我心醉却不堪憔悴。’我知道,那就是青春。”

《同桌的你》由高晓松作词作曲——这场校园民谣风的幕后健将正是他。后来在他的专辑《青春无悔》的文案中,他说,写歌是一种瘾,就像回忆是一种病,而感伤是终身不愈的一种残疾。他自己则是患上了这种无可救药的绝症——他不仅仅是写歌,他的歌里还几乎都是怀带着一种淡淡的感伤的追忆,追忆白衣飘飘的年代里的似水年华,遥想那时的花开那些月光下倾城的人们那些久违的想起来仍然还是甜美的事,回望着像每个恋爱的孩子一样在大街上在琴弦上寂寞成长冷清的感受即使只是浅浅的风花雪月的无悔青春……《同桌的你》使老狼和高晓松都实现了成功的梦想。简单的旋律夹杂着木吉它与口琴的伴奏,平凡哀而不伤的歌词平淡的倾诉着我们生命中也曾真实的出现过的同桌的日子,质朴单纯得如午后的阳光不经意的射进不设防的心窝而灼痛了年少的日子……

才二十七岁的高晓松,就开始了追忆,不只是追忆自己往日的同桌的你睡在上铺的兄弟那堂关于理想的课堂作文,也追忆那八十年代大学校园里的白衣胜雪的属于诗人的理想的抒情的白衣飘飘的年代——他的“纪念诗人三部曲”之一《白衣飘飘的年代》是其后来最有影响力的作品,特别是最后反复吟唱的那句“那白衣飘飘的年代”,非常的震撼人心,但是,“那唱歌的少年已不在风里面等”,我们也再也回不到那一片白衣飘飘的年代,只能是永远的怀念……

《白衣飘飘的年代》由叶蓓演唱,有一回我还去观看了她的音乐会,看到一身白色连衣裙的她,听到她唱《B小调雨后》,但可惜的是因有事离开而不能听到她唱《白衣飘飘的年代》——也许那天我继续听到这首歌的话会让我失望,毕竟这首歌是非常的适合很多人一起大声的合唱,特别是最后的那几句,而我旁边观看的人几乎都是小我一些的新一代少年了,他们是听陈奕迅周杰伦Twins的一代,而不是听高晓松的一代了。

高晓松还有另外一首很经典的作品,是筠子唱的《立秋》——筠子的成名作也是其最有影响力的一首歌,保持着高晓松一贯的淡淡的追忆淡淡的感伤的特色,当一切都已经在岁月中消逝了以后。“总会有些随风有些入梦有些长留在心中,于是有时疯狂有时迷惘有时唱”,筠子轻轻的诉说着那些爱的往事,“你坐在椅子上看着窗外流过的光”,只是窗外依然是云淡风轻的流逝着时光,一片相思,休不得,忍教长日愁生,谁见夕阳孤梦,觉来无限伤情?于是,当爱过以后执子之手却又分手爱得有还无时,当走过了春分立秋冬至的生命的四季的轮回,当青春少女举着玫瑰花蕾白衣天使般经历了Love的变奏,她化成一缕天涯追随那早已随风飘逝的爱情的芳魂……听《立秋》总会想起年轻却自杀的筠子,想起一些流逝在无声的岁月中的故事。

而除了高晓松,也许在校园民谣风里的最有才气的是沈庆了。他创作的《青春》、《岁月》现在听起来还是那么的动听。他的曲子比不上高晓松的那么好,但他所写的词却远胜于高晓松的作品。不过,《岁月》遭遇了《校园民谣II》以后的冷落,包括《校园民谣III》中蒋小梅主唱的《情感往事》、《你不在的北京还在下着雨》都是比较动听的作品。

校园民谣在无声无息的岁月的流逝中渐渐的沉默了,尽管2000年时还举办过“首届全国高校原创音乐大奖赛”并选出了一些比较优秀的作品,但这也没有使得校园民谣产生很大的理想。

站在没有真正属于大学的校园民谣的大学校园里,我还在怀念,那一片白衣飘飘的年代,那白衣飘飘的年代……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