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木的声色时光

电影、文学、音乐

 
 
 

日志

 
 

喜怒哀乐在HB——我在HB的八个月工作生活  

2008-02-01 23:34:15|  分类: 恋恋风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写下这个标题的时候(2月1日五点二十分左右),正是HB公司开年会表彰优秀员工等的时刻,而我,坐在家里的电脑前,记录我在HB的八个月的真实生活,因为,今天我刚办理了离职手续,而原本答应我的年费也因为我的离职而随风而逝……
也谨以本文纪念我在HB八个月的时间。


——前言

 

初进HB:


我记得我是去年5月23日将我的简历给朋友,然后他将推荐进来HB的,因为那时候,他虽然刚进来这个公
司一个多月,就觉得不合适,而准备辞职离开。24日我就接到一位黄小姐的电话,约我第二天上午参加面试。而翌日,我在广州的公司分点参加了面试,先是黄小姐跟一位侯先生(后文所提到的侯总),随后是杨总跟唐总。杨总对我也比较满意,答应我过来如果不是当主编至少也是高级编辑。当天下午黄小姐就给我电话,希望我周一就来上班,且我住的地方都已经给我安排好了(因为我当时一直待在另外一个城市广州,而未曾去过HB所在的城市深圳)。不过因为一些事情的缘故,我是周二也即5月29日到达HB上班的。

 

我是周二中午十二点半左右到达HB的,然后黄小姐带我到住处放好行李,简单介绍公司附近的情况,而她也给我留下很深刻的印象,呵呵,觉得公司挺好的。然后下午到公司报告,认识一下公司的同事,尤其是我们编辑部的,而我也被安排担任电影频道的主编。


因为当时我们的HB网站要对电影方面的内容进行改版,也即所谓的3.6改版,从5月30日开始,我也就进
入了几乎每一天开会讨论如何改版的工作,一直到6月30日,除了周末和其中一天之外,每天都是会议,而这也是我后来有些厌倦当主编的一个原因。


一般开会,都是我跟侯总、小妖三个人一起参加讨论,偶尔也会有杨总唐总,或者小麦,小麦是我以前
在广州时候的同事,而被借调到深圳做3.6版的电影资料的工作。侯总的想法常常都是很好的,但是不是很合适HB当时的状况,所以,当时的讨论一直很激烈,甚至有时候是拍着桌子说该怎么做……侯总也说过我一两次,让我收敛收敛,包括小妖私下也会跟我说说,所以我也会尽量的忍忍,尽管都是工作上的事情。大概也是我性格中的这种坚持性吧,对于流于表面的华而不实的事情常会忍不住指出,而在同事之间留下深刻的印象,但也影响不大好,毕竟是在一个一百多人的大公司里。


应该说,侯总的想法常常都是很好的,而且他是一个很认真的想把工作做好的人,尤其是后来来了新的
总编谢总管理我们编辑部之后,对比可以看出更加的明显。那时候我住在公司安排的国际青年旅舍,离公司大概五分钟的路程吧,平时没事也会多待在公司一会,周末有时候也会过去,而时常都会见到侯总在努力的工作着,而他也会周末要求小妖策划,一旦他有了新的想法……


而我除了是参加这些讨论会之外,主要是负责电影频道的日常工作,包括节目更新的安排、电影版权的
购买意见、电影内容的风险分析等。而我刚进来公司时候,我们电影频道除了我还有三个编辑,但我进来不久就因为其中一个是新员工觉得工作不合格而被辞了(几乎同时被辞的还有另一个美工部的女孩,我们觉得他们俩被辞的有一点点冤吧,不过详情不是很清楚),后来的两个,则因为种种原因辞职,或者是合同到期而公司没有再续签——我有段时间觉得自己有些内疚,因为这三个人都是在我的管理下离开的,后来看其中一个的博客,他写到他在HB公司的工作经历也写到我当主编的那段日子,他是以一种感恩的笔调写的,我才觉得有些欣慰。


而在他们俩离开之前,进来了两个早在我来之前就实习过的应届毕业生,小叶跟鸡蛋。当时他们几个人
花了大量的人力精力做电影相关资料的校对工作,而当时的要求是每天每人要完成一百条,才能在新版上线之前完成所有的校对,但是按照当时的工作方式,大约10分钟可以完成一条,也即每天的上班八小时只能完成48条,而要完成100条,长期的坚持,是不可能的,于是,在开动员会的时候,我指出了,完成一百条每人每天是不可能的——后来在鸡蛋的QQ空间看到她写到这个事情,她说,终于有人站出来说了一句人话了,而这让我很感动,因为我觉得我自己至少还是为他们着想的。(而这段时间,我也介绍了我一个很喜欢电影的朋友老徐到了我们公司的电影频道。)


而他们俩在同时离开公司前,是每季度的绩效评估时间,评估结果不大好,他们俩也就找了一个机会,
同时离开了(他们也是同时进来的,几乎是我们编辑部来的时间最长的员工,走的时候,我们很多人很惊讶)。而我自己,也在他们走之后大约一个星期辞去了主编的职位。因为,第一,我觉得我的擅长在于我对电影的了解,尤其是香港电影,但我不大喜欢开会等,我觉得我当一个高级编辑更加可以发挥出我的优势;第二,之前唐总也找过我几次,希望我更努力点,将电影频道这个频道带动起来,而我觉得以我们当时的电影状况,再加上互联星空的系列事情的影响,我的信心不大;第三,对于几个编辑的离开,我是有些内疚的。


辞去主编职位后几天,我在绩效评估时候被侯总很主观的打了很低分,不过后来也改了,我也通过了试
用期,涨了几百元的工资,尽管没有达到最初答应我的条件,但我觉得我可以接受了。


我觉得在这段时间在HB,过得算是比较开心的,跟同事们之间的交流也算比较好吧,包括跟经常打交道
的版权部、技术部、流媒体部等。


而公司安排我住的国际青年旅舍,我也住了两个月,在我搬出去前,汪主任还问我,是否我还要住那里
,我说我不住了——对于这个事情我一直记得,也很感激公司当时对我那么的好。

 

谢总时期:


九月初,因为八月底绩效评估的事情,我当时就订了前往青岛的机票,然后在九月初到青岛看看朋友,
也是为了散散心,我希望回来之后可以调整好心情努力的做好工作。我是周五下午请假半天然后过去的,周日下午回来,在青岛玩的也很开心,回来后,也很认真的投入了公司的3.6版改版的工作。而这时期,我们编辑部也来了副总编,姓谢,称为谢总,或者谢总。


新官上任三把火,而谢总的到来,也将我们带入了紧张的修改错别字之类的时期——他之前做过平面媒
体、电视等,而对文字的要求,也往往是像平面媒体一样;另一方面,他也想处立他在这个公司这个编辑部的威信吧,数次的因为一些事情,故意突然提高音量在公司里说我哪里做的不好,尤其是当时3.6版的电影评介的工作,他指出不少的错别字,然后大发雷霆。错别字确实是事实,我也安排修改了,当时的稿费是分为两次付,因为很多的写手觉得我们公司一拖再拖的付钱,他们也不大愿意一次性将所有的评介给我们,而因为错别字的问题,第一次付款,是通过一个合作伙伴付的,但也从九月中旬拖到了十月中旬才付;后来剩余的款项,因为之前是唐总负责,然后在他去出差之前我问过他,他说如果我检查了觉得没有问题可以付,后来我在检查校对之后,让版权部通知合作伙伴然后付款的——这事后来也被谢总一再的说我私自作主,让版权把剩余款项付了,他说当时唐总让我来询问他,没有意见再付,而我没有问过他。实际上唐总是否让我要通过他再付,我已经不记得了,也可能是我错了。


3.6版的电影频道是存在不少问题的,虽然其中一部分在我参加会议时候提出过,但是没有引起重视,后
来在测试时候就也发现了,于是临时也再度修改。我也投入了这个修改的工作。(那时候刚好一个朋友在一家综合性网站当主编,他辞职了,聊天时候他说在招主编,而也介绍我跟他们那里的主管聊了解情况,后来聊的多了,他的主管也希望我过去接任主编,开的条件跟我在深圳的差不多。当时我在HB觉得这样做事不大开心,有些想要离开,不过,当时正是3.6改版上线前的最后冲刺阶段,也因为那家网站在南京,我在周末考虑了一下后先拒绝了,因为我想先把这3.6版做好再说。)


其中,电影首页的“新片热映”栏目,是我跟侯总、谢总、小叶跟小韦五个人在五号会议室争论的一个
栏目,也是谢总极力要做的栏目,而我极力反对做这个栏目,因为第一,杨总说明这个电影的首页,所有东西都是可以点播的;第二,以谢总的说法,这个栏目做的内容是一些即将上映之类的影片,剪辑相关的片段,或者预告片,放在这里,并配上相关的影评,但是,这些还没有上映的预告片之类的,往往没有影评,因为还没有上映;第三,这个页面是可以点播的电影的首页,突然放了一个这个预告片之类,显得很怪……后来折中说就以两种不同的方案让杨总来决定是做还是不做这个栏目——后来,只是做了有这个栏目的策划案并通过了。而在后台设计时,也发现这个栏目板块跟别的有些不同,于是被技术人员提出来,而谢总也就说是产品部侯总他们设计的,我说,这是在五号会议室,我、你、小叶、小韦和侯总五个人一起讨论,你强硬说要做的这个栏目,而跟侯总无关,我还跟你为此争了很久。他也才无语了……


不过,相比于他的无语,有些事情让我们编辑们很无语,尤其是在改版上线成功了之后。我们编辑老徐
提出网站图片修改的方案,被他搁置了,然后几个月后突然有一天因为美工说我们现在的图片不大好看,他就提出来说我们做的不好要修改;我们提出电影频道首页编辑推荐的栏目改为FLASH的形式,这样可以推荐更多的电影或者专题等,也被他搁置了,有一天却发现电视剧频道已经实现了这样的形式推荐影片,而他还将这当是范例要我们学习——这也是他在十一月的某段时间里喜欢给我们发“每日网评”的重点,但是,很多的时候,他所评述我们没有做好的,其实我们跟他提出过,他却只是当成耳边风,然后在某天就批评我们没有做好;更为严重的一次是,在一次的每日网评时,有一部电影《山鸡变凤凰》被他圈点了出来当成范例,而老徐回复邮件,因为在他以红笔圈点的那些字中看到一些政治隐喻很严重的问题,而问他处理意见,但是他不曾答复过,而且,他在转发这封邮件时候,还特地将老徐指出的这个电影的政治问题这点给删除了——我不明白他的政治觉悟是如何的……


此外,还有不少事情让我们很无语,如新改版的东西难免有些问题需要不断完善,而被我们编辑发现提
出后,则被他直接的发给唐总杨总,于是本来很小的问题,可以坐下来谈谈就解决的,也要等领导来决定,而这些邮件在转发时也因为部门之间的一些不快,毕竟只是很小事情也被他马上反映给老总;第二我提出工作的问题,他强调,如果我不知道怎么解决的问题,就不要指出来,因为指出问题是谁都会的——于是,对于一些存在的问题,也因为我们不知道怎么解决,而没有提出来;第三,如一次开会时,他要求我们写影评,说我们看电影,想看就去看,全部都报销,而且看完写影评,每篇给你三百到五百元稿费,或者每个季度都给我绩效评估打A,这样就可以半年后增加四五百元工资,如果专门做专题的,也涨一两千元工资等,但几乎都是忽悠,当时我就说到,我不需要每篇三百到五百元,我每周写一篇,放到网页上,只要每月给我增加五百元就行,而他马上脸色变了,说我是不是不想在这里待长久了,为什么想着每月增加这五百元而不是半年后每月增长这几百元呢……(影评、工资的事情在后面还埋下了祸根)

 

其实,谢总也跟我们强调一句,他做事,就是做给杨总一个人看的,只要外表好看就行。而我,有时候忍不住想把事情做的更好,不仅是给杨总一个人看,而且还要给网民给用户看。


另外还有一件事,就是之前汪主任跟我说过想搞一些电影讲座的事情,我当时也比较有兴趣,不过因为
我比较的害羞,也只是想在电影编辑们之间一起搞,于是我还经过唐总同意买了一台DVD机放在演播室以备放映,只是当时因为大家忙于3.6版的工作而拖了下来。后来谢总来当副总编之后想每天下午放电影给编辑们看,但也提出电影频道的需要写影评,于是,第一次放的时候,我们电影频道都忙而没有参与,第二次也因为有事没有放,而接着也没有下文了。其实,我之前的意见是,周二周四下午时候放映两部在某方面相似的影片,然后看完了大家讨论讨论,这样增加大家对电影的了解,不过,因为被要求写影评,我们对这样看电影的兴趣已经大大减少了……


而谢总也新招了一位电影频道的主编,一位电影频道的责任编辑,其中责任编辑来接任即将回广州分中
心的小麦的工作,而在小麦临走前的三天,谢总还给小麦安排了不少工作,他说,你既然还没有离开,还在这里,就必须做这些工作。而实际上,小麦在深圳的五个月时间里,工作非常的积极认真,经常都是加班到九点十点才离开,而连续忙了几个月……

 

谢总小谢时代:


从名义上来说,从十月底,我们电影频道来了新的主编,也姓谢,简称小谢,应该说是我们电影频道进
入了小谢时代;但在实际操作时,依然是谢总的时代,因为,用谢总的话说是,小谢是一个很合适的主编,他领导能力强(因为我们编辑们都很听从他的工作安排)、执行能力好(因为谢总安排的工作他可以马上安排下去)、工作能力好。而在我们编辑们看来,这个谢主编是被招来安排工作的,因为他很不熟悉电影也很不熟悉这个工作,然后谢总说做什么怎么做,他也就传话下来,缺乏工作主动性,而且对工作不了解而安排工作时候很混乱。(在这里说一句,我跟谢总小谢没有私人恩怨,只有工作上的不同意见。


十月份是3.6版电影频道上线的最后冲刺阶段,当时从十月中旬开始我也每天的到公司上班为了这上线做
准备,在十月底感冒了,在座位上打喷嚏很厉害,侯总他们经过也会问候一下,而坐在不远处的谢总,就是一声不吭,第二天我实在忍不住了就请了一个小时假回家休息,这事情也给我们编辑们很深刻的印象,对于谢总的对待下属的态度,完全可以冷漠到视而不见。而十一月初因为十月份工作太累,也就想将十月份加班的四天半补休,再请假半天,这样我可以回家一趟,而回家前也有事到上海一趟,当时问过谢总他同意,所以也订了机票,到上海然后从上海回家的机票,不过因为唐总说这样我一次性的补休影响大不好,我后来也就改为请假两天,结果在海口的时候遥望家乡一下就从海口来上班了。


回来上班发生了几件事,第一是改版后发现的一些问题,其实有些我之前提出过,不过没有被注意,有
些是新发现的,尤其是将那些电影评介,字数只有几十的,谢总要求要增加到一百多,大概是因为他做平面媒体出来的缘故吧,我们的提议是修改图片更重要,但是还是被他坚持改图片了,其实,在这个读图为主的时代,图片富有冲击力的可以更加吸引用户。


第二,就是小谢给我们电影频道编辑们主持会议,然后谢总过来参加,当时我们因为电影票报销等事情
而吵了起来(之前谢总还甚至说我们电影编辑可以想看就去电影院看电影然后报销,还要给稿费,如果写影评的话),后果也就是谢总要开除老徐,然后他自己很沉重的开门关门而去……事发后两小时,侯总就来找我说到这个事情,问我为什么会吵架,也问我是不是我们觉得工资低(我当时也有些意外他会问我这个,后来听说谢总是跟杨总说我们觉得工资低而吵架的),我说不是工资低,因为我既然接受了公司付给我的这份工资,我就愿意在这里做,就不会觉得工资低,而我也将事情跟侯总谈了一下——以前侯总是管理我的,那时候觉得他工作上的想法有些不大实际,但是后来跟谢总相比起来,发觉,侯总是真正想把事情做好做的更完美的。这个事情后来在杨总的主持下也就解决了,尽管后来对老徐给予延迟一个月转正的处罚,不过,更加让我想不到的,也是我觉得谢总在管理方面的缺乏的是,在11月30日,也即第二天老徐就可以转正的前一天,谢总当着老徐的面数次说要给另一个电影编辑转正(按照公司的规定,那个女孩子是十二月份转正),而绝口不提老徐转正的事情。


十二月份初,老徐跟小叶被公司安排出差贵阳,然后小谢给我们电影频道主持会议,开始第一句就强调
,如果我们编辑还是这样,他会进行反击的。而会议也就由此陷于僵局……而这时谢总也出差到北大学习,不过也发邮件来要求我们编辑部要每个周末都要值班——之前也跟我们提议过,但是被我们集体反对了,这次则是不能再商量的口气要求执行,而在此前,他也一再强调,他是将军,我们都是士兵,他要求做什么,即使明知道是错的,也一定要执行。有值班就有调休,有值班就有纪律,但是,坦白说,谢总只是表面华丽丽的提出了值班的要求,至于具体的值班跟调休等,他也是放任的。(其实,在工作的纪律方面来说,我觉得他绝对不是一个好榜样,第一,比如在杨总唐总一月份出差北京的二十多天里,他有大约一半的上班时间是下午才到的,另外一部分是上午十点左右到的,平时下午侯总等人要找他开会之类,也会找不到人影;第二,开会或者说讨论时间,他是带着电脑在那里,然后偶尔的插一句嘴,尤其是冒出“你们策划就行了,作出来了我再作点评”之类的话。)


有一次印象非常深刻的是,在十二月的初的一次杨总给我们在六号会议室开完关于模糊版权影片的使用
的会议之后,在一个星期一的下午五点来钟时,谢总跟小谢在办公室里谈模糊版权的影片问题,刚好我坐在旁边听得很清楚,而也因为谢总在交代做这份工作时候没有交代好该做什么内容该怎么做,我就实在忍不住,然后就说这些片子我们应该是以新片热片为主,版权有问题的,我们就可以剪辑片段,风险不大的就可以用全片。谢总走过来说,这个事情怎么做做什么都是领导决定的,不是你们谢主编的意思,领导就是要求这样做,你就必须得这样做。我也就不以为意,也下班走了。第二天下午下班了,谢总却当着我的面,将我在前一天刚刚建议主编这个事情应该怎么做然后被谢总严辞否定的意见,用来要求谢主编要这样的工作——这做人做事也太什么了吧,我还在旁边,就将我的意见拿来当是自己的工作创意来教导谢主编了。而翌日也即周三的上午,杨总给我们开会,谈这个片段的事情,我就在会议上踊跃发言吧,将我对这个工作该做什么该怎么做表达了出来,然后杨总也明确同意要这样做。(想起那次会以前的两天,谢总跟我说是领导要求要怎么做,我觉得他没有跟领导沟通清楚吧。)(不过,虽然会议上那样说了,会后谢主编却还是纠缠于以前的做法,将有限的时间与精力花费于几十年前的片子的相关资料方面。跟他解释了很久他还是不明白,他还要叫另外的同事来说杨总的意思是如何,我就去找过杨总,问事情是不是应该怎么做,他认可了。不过,我回来转告谢主编后,尽管我还私下里跟他沟通这些事情应该怎么做,但也没有得到多少的改观。)


而那天下午下班了谢总将我前一天的工作建议当是自己的创意来建议谢主编时,谢主编还谈到另一个问
题,就是,既然易平英语过了六级,以后就让她来专门翻译英文的影评吧。我当时的反应就是,我们3.6版有一个是影评页面,而且这个影评页面的第一频有一个特别栏目,为“主编视点”,是需要主编写的之前我们编辑也写过放在这个栏目下面,不过我提议还是由主编写了放,因为谢总一再跟我强调,不能做越位的事情,不是我这个职位做的,就不能做。所以我建议我们编辑不要将主编要做的,抢来做,他既然不熟悉不懂写影评,而且他又是英国留学数年归来的,那么,就将相关的英文影评翻译过来也比将中文的影评东拼西凑更好呀,毕竟那些相关的中文影评我们也会看看,而难免看到一些类似的句子


谢主编还是有些事情让我印象很深的,包括在普通的办公软件excal的使用上等,而在电影审查方面,尽
管他几乎每天的主要工作在于看电影是否有露点镜头之类的,但是应该是不够敏感的,比如之前一次电影编辑跟他提到的一部名为《轰天龙》的电影,里面出现了一些反动的台词,而查相关资料,尽管查不到在香港的电影分级如何,但唯一的一个地方的分级也是将本片评为三级片,而谢主编的意思是将相关的两个片段删除就行,我后来则自做主张将片子从后台下撤了,因为担心再次出现去年七月份的《私家秘密少女》之类的事件,而这自做主张也成为了后来爆发的一条导火线。而实际上,谢总,尽管身为总编,也尽管经历了前段时间《苹果》这部电影被禁的事情,但是,在内容风险方面也是把握有问题的,如前两天编辑们跟他提到一部由知名香港三级片演员曹查理主演的三级片(忘了具体片名),也明确告诉他,这部电影是被评为三级片,而谢总的意思是,去问版权,只要版权没有问题,把相关的露点镜头删除,就可以使用——当时的《私家秘密少女》的被处罚不是因为是否有露点,而是被评为三级片。我不知道,长此以往,电影频道会如何……


12月28日下午,谢主编找我谈话,说在绩效评估上,虽然他自己给我打了2.2分,但是谢总以公司的强制
性规定的名义将我评为C,谢主编也说这事情看谢总的意思是一定要这样,而另外被评为C的两个则是美工部的。(坦白说,我觉得美工部的这样被评,是很不合理的,美工部每天都忙于专题制作等相关工作,做的好好的,却被评为C。)我于是想跟谢总到会议室谈谈,看看是否有转变的余地,毕竟,被评为C我们会被扣20%的绩效工资。谢总要求就在办公室谈就行,于是就谈了起来。我就评估中的对于内容风险跟版权风险的两项表达了我的看法,因为我觉得我自己做的很好,我不但自己避免出现这些内容风险的影片,还将这些作品转告了相关的同事;而谢主编谢总则说我是越位了,我没有权利去告别同事;我则说是我担心有这些电影在公司会出事,而事先也跟你说过有内容问题你们则说删除相关的片段就行……虽然中间施总还过来劝我们到会议室讨论,不过,因为谢总将我的绩效评估表摔在地上,我也就捡起来走了,去问问相关领导这绩效评估的问题(我也表示,如果这个绩效一定要这样执行,那么,大家以后将按照绩效考核上面的KPI一项项的完成挑战目标,要不就可能被评为C,而如果真正按照这个考核内容工作,日常工作都是无法正常进行的)……而当天下午临下班时,同事找谢主编签名,关于工作的事情,他表示他辞职不做这个主编了……


昨天下午,汪主任给我电话,让我到会议室谈谈,他表示因为公司的转型等,觉得我的特长与公司的发
展需求不大一致,所以公司决定跟我解除劳动合同,并且按照相关劳动法的规定,给我赔偿两个月的标准工资,另外加上今年过年的年费1000元,也可以参加今天的年会。而今天早上,汪主任也说下午财务部会不在,让我在上午办理完相关的手续。中午十一点多的时候,我办理完了相关的工作交接的手续,也从汪主任那里拿到了两个月的赔偿金,但是也被告知,我的年费,没有被批准,年会也不要再来参加了……坦白说,我这个被辞的事情,我自己觉得很突然,虽然之前有预感,在我周二那天中午将关于谢主编的工作的事情的邮件发给唐总的时候,而我也想不到公司赔偿我那么多钱,但是今天,因为这个年费的事情,我觉得很纳闷,因为年费是奖励去年的工作者的,我去年五月底就进来公司;而昨天还跟我说,年费会跟别人一样,发给我,但是,却在一会儿的时间,事情就变卦了,而这1000元,是不是我应该得到的呢?

 

结语:


在HB待了八个月,有过一次次的喜怒哀乐,但整体上还是过得比较好的,所以当昨天汪主任跟我说要跟
我解除劳动合同的时候,我很平静的接受了,而今天跟我说取消了我的年费的时候,我也只是在他的办公室里,平静的问他这个事情……


刚来公司的三个月,是很开心的,虽然说那时候不少的跟侯总因为工作的事情在会议室里争吵起来,也
虽然发生了其它的一些事情,而工作的干劲也还是很大,工作都想做的更好(那时候面试我的时候,黄小姐还特地问过我一个问题,就是我的工作时间将可能跟我给HB之外的公司写稿赚钱的时间相互冲突,我会如何。我说我会先做好工作,然后工作之余我再写文章,而我也那时候做到了这点)。


谢总担任我们编辑部的总编是我在HB工作生活中的转折点,因为,他虽然说有过电视方面的工作经验,
但在电影或者管理方面明显不足,又会很小的事情都会报告领导,而使得办公室的人际关系逐渐变得很僵,甚至为了提高所谓的威信突然提高音量来训下属……我觉得对于我一个员工来说,我知道事情该怎么做,而你需要告诉我的,是要求做到什么程度,然后我努力完成,既然你不熟悉这些事情该具体如何操作……


后来聘请的谢主编(再强调一次,我跟他没有私人恩怨,而只是工作关系),给我们的感觉就是请来传
达谢总的工作指示,仅此而已,毕竟,谢总亲自给我安排时候会被我质疑一些不合理的地方。谢主编也确实做到了这点,传达,但我始终觉得身为主编,不应该只是传达工作指示,而更加应该的是,带动这个电影频道的编辑队伍,更好的做好这个频道。


说到我自己吧,我记得昨天早上上班时,碰到一个同事,她说,你在公司里比较有名,因为你的能力强
,也因为你的个性。确实是,从之前的侯总,到谢总,再到谢主编,对于工作上的不同意见,尤其是一些指出对方的不合理的意见,我会坚持合理的,甚至可能在办公室里坚持而导致吵起来而引起同事们的关注(想起那天谢总强调,我们对于工作上的事情,可以随时提,甚至可以拍桌子提——这简直是2008年HB的第一句牛话),而用一句与时俱进的话说是,破坏了和谐。于是,我的被辞,也是在情理之中——前几天在跟谢总因为在绩效评估的事情上吵起来后,我就有最坏的心里准备,就是将我辞了。(不过,那1000元的年费,是不是我该得的呢?)


公司待了八个月,是我至今为止连续工作时间最长的一家公司,从最初的对深圳对HB的完全陌生到对这
个城市这家公司产生了一定的情感,尽管被辞了,还是很希望公司越办越好吧。


而我也直说一句,在用人与管理方面,或许也需要改进!

  评论这张
 
阅读(15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