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木的声色时光

电影、文学、音乐

 
 
 

日志

 
 

《圣天门口》:家族叙事与地母情结  

2012-10-21 00:53:21|  分类: 华语视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以《分享艰难》为代表作的刘醒龙,九十年代的家族、历史小说风潮里他与谈歌等高举着新一代改革小说的大旗,而在家族历史小说退潮之际反而创作了上百万字的家族小说《圣天门口》——作品通过一个天门口的乡村在二十世纪上半叶的风风雨雨,刻画了杭九枫、阿彩等多个个性鲜明的人物形象,也展示了时代变迁的风云画卷。而以《走向共和》等历史剧扬名的张黎导演,则再次与刘淼淼联手将这小说改编为电视剧。

电视剧版基本上保留了小说原著的家族式宏大叙事。家族本身作为一个以地域性、血缘性、人情性为枢纽的历史文化集合体,本身就包含着人物关系的复杂性、结构组织的多重性和叙事形式的多样性,且往往可以通过家族的人物命运变迁带出波澜壮阔的社会内容与历史意味。陈忠实的《白鹿原》、加西亚·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等都是这方面的代表作。而《圣天门口》也主要是以天门口的杭家、雪家两个家族的人物的命运为主线,表现了两个家族在革命的冲击下趋于瓦解的过程,并由此折射出时代脉搏的变迁。

全剧的前面十来集,非常生动的刻画了杭大爹与雪大爹这样两个几乎个性完全不同的旧式家长的形象。杭大爹可以说是非常有震慑力的人物,他不仅是在自家家族里说一不二,甚至在天门口也是具有不可抗拒的大家长式人物,只是革命的洪流几乎让天门口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洞悉时代的杭大爹也就成为了一个悲剧性的人物;而雪大爹则是一个近于迂腐的旧式家长,在本剧的第一集面对外人的敲诈时,他宁愿以钱财来息事宁人,只是他的行事方式也无法改变自己的命运。更何况,《圣天门口》中还穿插了杭九枫、雪茄、雪柠、阿彩、傅朗西、董重里、梅子等不同人物的不同命运,构成了一幅时代的浮世绘。

这其中,由柯蓝扮演的女性角色梅子也给笔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甚至这种印象超越了男女主角。传统的这类家族文艺作品里,女性角色往往是历史的受难者(比如《圣天门口》中的大部分女性角色),但也有一些觉醒者(比如《圣天门口》里的雪柠、阿彩),而在梅子的身上,她既有接受新式教育的一面(从她的穿着、护士生涯等可以看出),同时也是传统的延续者,尤其是这个人物对于多灾多难的雪家来说。

比如在雪家遭遇到革命者的冲击、试图洗劫时,雪大爹带着妻子等从后门逃走,但梅子留守在雪家,质问革命者的这种以革命的名义洗劫的行为,她的凛然正气也让盲目的革命者后退;又如她为受伤的士兵们照顾时,她秉持的是医者救人的理念;而当杭九枫与马鹞子的恩怨愈演愈烈时,也正是梅子通过隐瞒孩子的真实父亲的方式,无形中缓解了两人之间的矛盾……另外,梅子在剧中还是母亲,即雪柠的母亲,对于女儿,她有着深切的母爱,即使是她并不是很认同女儿的理想主义时。这也不得不佩服柯蓝的演技,将梅子这个地母式的女性角色的复杂性、多元性,表现的很真实可信又以情动人,特别是最后为了她面对当说客的冯霁青时,她将梅子在这一时刻的对冯霁青的鄙视与对女儿的关心,表现的一览无遗。

如果说,《圣天门口》的这个名字里的“圣”,对于天门口这个地方来说主要是因为那座传教士留下的教堂而带有基督教的味道,那么,体现在具体的人物上则主要是由梅子来承担这个“圣”的意义,因为无论是对于雪柠还是雪家,甚至是恩怨重重的杭家与马家,梅子都扮演着“圣母”式的角色。这也让这较为传统的家族剧,夹杂着地母的情结。

  评论这张
 
阅读(18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